据《先驱太阳报》报道,已经接种了麻疹疫苗的维州人依旧感染了这种危险的疾病,这让人们越来越担心,麻疹传播的方式或许已经进化。

墨尔本科学家也提醒那些通过疫苗消除麻疹的国家,随着“免疫力的减弱”,这些国家可能都要面临麻疹卷土重来的难题。

从2014年到2017年,共有13名维州病人因为麻疹而入院治疗,而这些病人都曾经注射过一剂或两剂麻疹疫苗,这些疫苗此前是让病人体内具备免疫力的。

卫生厅、Doherty Institute和皇家墨尔本医院对这些病例进行了研究,专家们讨论过后表示,可能需要接种第三剂疫苗,他们也表示担忧,不知医生们是否能诊断出那些本以为已经有免疫力的人其实也还是感染了麻疹。

研究员Katherine Ginbney表示,澳洲针对麻疹取得的成功就意味着人们不再与这种感染发生联系,所以免疫系统也就不需要时刻保持免疫状态。

“流行病学正在发生改变,一部分原因是我们有非常棒的疫苗计划。”

麻疹是一种感染性非常高的疾病。2017年,它在全球范围内导致11万人死亡,大多数都是5岁以下的受害人。

虽然澳洲在2014年宣布消除了麻疹,而且澳洲最后一例因麻疹而死亡的病例出现在1995年,但单独的病例依然在持续,经常都在那些去过麻疹还没有消除的国家的人之中发生。

从2008年到2017年,维州共有297例麻疹病例,墨尔本的医疗团队对其中190例进行了分析。

在2008年至2013年上报的87起病例中,没有人接种了疫苗,但在2014年以后上报的103起病例中,共有13名病人此前接种了疫苗。

在其中一个病例中,一名此前已经免疫的麻疹病人将这种疾病传播给了两个婴儿,更加让人意识到免疫力减弱的危险性。

虽然病人确实出现了标志性的红疹,但他们没有出现发烧、咳嗽和流鼻涕等其他典型症状,为试图做出诊断的医生带来了麻烦。

Gibney表示,免疫力减弱说明了接种两剂麻疹疫苗的重要性,甚至还有研究指出,可能要接种第三剂。

“我认为我们还不能说需要三剂疫苗,但这是我们需要关注和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在最近接种疫苗的孩子们身上没有看到这种发展模式,都是接种疫苗20多年后患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