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表示,一种侵入皮肤,“自己在里面安家”,再吃掉人肉的恶性传染病正在维州流行。

布鲁里溃疡(Buruli ulcer)的侵袭,在过去的四年里一直在稳步上升。

他们大部分被控制在Bellarine和Mornington半岛,但负责对抗疫情蔓延的小组负责人表示事态已经升级。

墨尔本大学Doherty研究所的斯迪纳尔(Tim Stinear)教授称,墨尔本海湾城区出现了布鲁里溃疡病例。

“近年来,在Frankston, Seaford和Beaumaris附近出现了一些病例,在Blackrock和Sandringham已经有人“被袭击”。

Sandringham位于墨尔本CBD东南20公里处。

斯迪纳尔教授在周五回顾了最新的数据。他说,今年已经有“大约100个”病例。

从某种角度来看,2015年布鲁里溃疡报告总数为107次。从那时起,它们每年都在增加。

病例的增加使研究人员即将进行一项新的试验,他们希望借此弥合知识鸿沟,并回答这种疾病是如何传播给人类的问题。

斯迪纳尔教授领导的Beating Buruli项目,目前正处于蚊子控制研究的设计阶段。这项“集群式随机对照试验”将针对使用合成拟除虫菊酯杀虫剂的居民区–研究人员表示,这种杀虫剂是完全安全的。

这些杀虫剂可能会被喷洒在度假胜地Portsea和Rosebud之间的公共绿化带。

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感到高兴。change.org网站上一份题为“Mornington Peninsula昆虫大屠杀”的请愿书已经有9000多人签名。

但斯迪纳尔教授表示,“世界第一”技术可能最终有助于研究人员证明蚊子是一种载体–这是他们长期以来的假设。

“它总是被贴上神秘疾病的标签,”他说。“但我们希望可以控制局面。”

格兰特(Amelia Grant)知道患上这种潜伏的疾病是什么滋味。这位Geelong当地记者表示,自己去年“一个开放性的伤口无法愈合”。

她说它又红又痒,但她没有意识到在它的表面下,她的肉正在被吃掉。

“我是在2006年染上的,当时维州只有50个病例。我的腿上有个小洞,没有愈合,”她说。“没有疼痛,但我去看了医生,幸运的是他马上就诊断出来了。第二天我做了活组织检查,证实了这一点,然后它被割掉再缝合起来。”

外科医生最初从格兰特左腿溃疡周围取了一小块皮肤。但六个月后它又复发了。

“当它复发的时候,它就在同一个地方,医生在我的腿前腿上挖了一个大洞,”她说。

她的故事越来越为人熟知,但斯迪纳尔教授表示,该地区的居民不应太过担心。

相反,他们应该保持警惕。如果身上有一个小的红色斑点,或者看起来像被蚊子咬过,而且它不能自己愈合的话,他们应该就要去看医生。

可以进行一项测试来确定是否是布鲁里溃疡,也可以通过药物治疗。

A Buruli ulcer on the leg of patient who has contracted the disease. The Mornington Peninsula is in the grip of a disease outbreak. Picture : David Geraghty / The Australian.

Strangely a normally tropical disease - the Buruli ulcer has been reported in the area. Picture: David Geraghty

传染病专家奥布赖恩(Daniel O ‘Brien)副教授去年曾表示,患者之间的症状差异很大。

“对大多数人来说,它始于肢体上的一个丘疹。最常见的是在腿或胳膊上,中间有溃疡。通常情况下,它是无痛的,但有些人会在皮肤下有肿块。”

“在大约10%的病例中,会出现发红、肿胀和疼痛,尤其是关节部位,症状迅速加重。”

奥布莱恩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布鲁里溃疡发生在维州沿海地区,因为它通常是一种热带疾病。

“它在下面干什么?我们不知道。因此,我们不知道如何阻止疫情蔓延到其他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