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表示,一種侵入皮膚,“自己在裡面安家”,再吃掉人肉的惡性傳染病正在維州流行。

布魯里潰瘍(Buruli ulcer)的侵襲,在過去的四年里一直在穩步上升。

他們大部分被控制在Bellarine和Mornington半島,但負責對抗疫情蔓延的小組負責人表示事態已經升級。

墨爾本大學Doherty研究所的斯迪納爾(Tim Stinear)教授稱,墨爾本海灣城區出現了布魯里潰瘍病例。

“近年來,在Frankston, Seaford和Beaumaris附近出現了一些病例,在Blackrock和Sandringham已經有人“被襲擊”。

Sandringham位於墨爾本CBD東南20公里處。

斯迪納爾教授在周五回顧了最新的數據。他說,今年已經有“大約100個”病例。

從某種角度來看,2015年布魯里潰瘍報告總數為107次。從那時起,它們每年都在增加。

病例的增加使研究人員即將進行一項新的試驗,他們希望藉此彌合知識鴻溝,並回答這種疾病是如何傳播給人類的問題。

斯迪納爾教授領導的Beating Buruli項目,目前正處於蚊子控制研究的設計階段。這項“集群式隨機對照試驗”將針對使用合成擬除蟲菊酯殺蟲劑的居民區–研究人員表示,這種殺蟲劑是完全安全的。

這些殺蟲劑可能會被噴洒在度假勝地Portsea和Rosebud之間的公共綠化帶。

並不是每個人都對此感到高興。change.org網站上一份題為“Mornington Peninsula昆蟲大屠殺”的請願書已經有9000多人簽名。

但斯迪納爾教授表示,“世界第一”技術可能最終有助於研究人員證明蚊子是一種載體–這是他們長期以來的假設。

“它總是被貼上神秘疾病的標籤,”他說。“但我們希望可以控制局面。”

格蘭特(Amelia Grant)知道患上這種潛伏的疾病是什麼滋味。這位Geelong當地記者表示,自己去年“一個開放性的傷口無法癒合”。

她說它又紅又癢,但她沒有意識到在它的表面下,她的肉正在被吃掉。

“我是在2006年染上的,當時維州只有50個病例。我的腿上有個小洞,沒有癒合,”她說。“沒有疼痛,但我去看了醫生,幸運的是他馬上就診斷出來了。第二天我做了活組織檢查,證實了這一點,然後它被割掉再縫合起來。”

外科醫生最初從格蘭特左腿潰瘍周圍取了一小塊皮膚。但六個月後它又複發了。

“當它複發的時候,它就在同一個地方,醫生在我的腿前腿上挖了一個大洞,”她說。

她的故事越來越為人熟知,但斯迪納爾教授表示,該地區的居民不應太過擔心。

相反,他們應該保持警惕。如果身上有一個小的紅色斑點,或者看起來像被蚊子咬過,而且它不能自己癒合的話,他們應該就要去看醫生。

可以進行一項測試來確定是否是布魯里潰瘍,也可以通過藥物治療。

A Buruli ulcer on the leg of patient who has contracted the disease. The Mornington Peninsula is in the grip of a disease outbreak. Picture : David Geraghty / The Australian.

Strangely a normally tropical disease - the Buruli ulcer has been reported in the area. Picture: David Geraghty

傳染病專家奧布賴恩(Daniel O ‘Brien)副教授去年曾表示,患者之間的癥狀差異很大。

“對大多數人來說,它始於肢體上的一個丘疹。最常見的是在腿或胳膊上,中間有潰瘍。通常情況下,它是無痛的,但有些人會在皮膚下有腫塊。”

“在大約10%的病例中,會出現發紅、腫脹和疼痛,尤其是關節部位,癥狀迅速加重。”

奧布萊恩說,“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布魯里潰瘍發生在維州沿海地區,因為它通常是一種熱帶疾病。

“它在下面幹什麼?我們不知道。因此,我們不知道如何阻止疫情蔓延到其他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