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一位無家可歸的母親聲稱,她全部3500元的退稅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被Centrelink截走了。

50歲的普拉奇(Sue Prgic)買不起房子,因此她只能一直帶着18歲的女兒做“沙發客”(couch surfing)。

她原本打算用這筆退稅來尋找一個固定的住所,但她聲稱,Centrelink拒絕退還這筆錢,因為她“沒有經濟困難”。

普拉奇曾向Centrelink申請家庭稅收優惠、育兒津貼和幫助失業者找工作的找工津貼(Newstart)等福利金。

她仍在領取找工津貼,以補充她在垃圾場的臨時工作收入。

她說,“他們從我的納稅申報單中拿走了3500元……他們從我的家庭稅收優惠中扣走了560元。”

Homeless Melbourne mother, Sue Prgic (pictured), claims her entire $3,500 tax return was taken by Centrelink without her knowledge

“過去幾周,他們已經拿走了4,000元。如果你有3,500元,這相當於一筆押金和一個月的房租。”

據稱,普拉奇累積了3萬元的債務,其中包括Centrelink的機器債計劃(robo-debt)積累的2萬元。

該計劃將福利領取者在澳大利亞稅務局申報的收入與他們向Centrelink報告的收入進行匹配。

如果領取者的收入對比不匹配,他們會自動收到Centrelink一封信,要求他們通過工資單和銀行對賬單證明更多關於他們的收入信息。

普拉奇的債務會越積越多,是因為Centrelink聲稱她沒有正確報告自己的收入。

她的退稅是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就被截走,而她在5月份就已經沒有收到福利款,在這之前她還曾與一名僱主發生爭執。

但普拉奇聲稱,她重新申請了找工津貼,在退稅發放的前一天,申請就被接受了。

The publication reported Prgic allegedly accumulated $30,000 worth of debts, including $20,000 through Centrelink's robo-debt scheme

人力服務部總經理瓊根(Hank Jongen)表示,Centrelink會在退稅被沒收前向福利領取者發出通知。

但她否認欠下這筆錢,並試圖與Centrelink就此事進行抗辯。她說,Centrelink不與她配合。

“他們基本上是在告訴我,他們會重新評估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把這筆錢退還給我……但現在沒收到他們任何回復,我倒需要他們給我一些我有欠錢的證明。”

瓊根表示,只有當其它追討欠賬的努力失敗時,Centrelink才會授權扣押退稅的行動,以追討社會福利債務。

“人們有義務準確地報告他們的收入,並告訴我們他們所處情況的變化。如果他們沒有及時更新,我們有義務跟進超額支付的福利金。”

瓊根還稱,Centrelink對任何認定為無家可歸者的人都很在意,希望他們可以“得到適當的支持”。

他說,“我們正在審查此案,以確保考慮到任何特殊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