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基建協會(Infrastructure Australia)宣布,東海岸郊區的擴張已經結束,並警告稱,政府面臨的最大挑戰將是提供足夠的內城區服務,以應對不斷增長的人口。

該基礎設施監管機構的首席執行官馬多(Romilly Madew)表示,“我們城市邊緣地區70年的主導趨勢已經結束”,現需要一波投資和改革,以保持生活質量。

澳洲基建於周二公布對全澳交通、道路和服務需求進行的為期四年的基礎設施審計報告,在這之前,馬多稱,“過去兩年,悉尼和墨爾本已從不斷開發新郊區,轉向建設現有地區。”

她表示,“我們肯定正在向內城(地區)轉變,這是很明顯的。”

澳洲基建政策與研究執行負責人科拉奇諾(Peter Colacino)表示,此次審計是“我們第一次真正把這種增長稱為城市面臨的整體挑戰”。

他指出,墨爾本內城區和悉尼的Green Square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增長,因為家庭希望搬到離便利服務更近的地方,遠離擁擠的遠郊交通要道。

審計發現,隨着通勤者對道路和鐵路網絡的擁堵問題越發感到沮喪,這種轉變可能會加速。預計未來12年,交通擁堵將導致388億元的生產力損失。

科拉奇諾表示,基於過去推斷的人口預測“沒有成功”。

他說:“人口增長最終以更高或更低的速度發生,意味着投資不準。”

審計發現,許多醫院和學校已達到滿負荷運轉或出現老化跡象,需要建造新的和昂貴的升級設施,特別是在市中心地區。

更大的挑戰是缺乏綠地,將一些混凝土結構的城市郊區變成了“城市熱島”。

報告發現,由於“熱島效應”,一些郊區的氣溫比其他地方高6度。

“這是因為太陽的熱量會被建築物、停車場和道路等城市表面吸收而不是反射出去。人類活動,如交通和空調的使用,也增加了產生的餘熱。”

這種影響在悉尼和墨爾本的遠郊尤為明顯,因為城市化降低了這些地區的樹木覆蓋率。

報告稱:“(墨爾本的)植被覆蓋在遠郊的比例對比非常明顯,這表明大部分林冠覆蓋是私人擁有的(在私人住宅後院)。”

該協會警告稱,隨着後院面積的縮小和越來越多的人搬到城市地區,城市綠地覆蓋越來越難實現。

報告補充說,公共綠地和娛樂基礎設施已經被過度使用,土地的高成本使這些城市很難為提供和維護這類服務提供資金。

“隨着城市的發展和密度的增大,我們快速增長的城市面臨著缺乏足夠的高品質、可獲得的綠色覆蓋和休閑基礎設施等風險,尤其是在市中心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