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艾伯特称,他的政府本应该寻求对《反种族歧视法案》Section 18C进行不那么雄心勃勃的改革。此番言论将重新打开自由党保守派对修改法案的讨论,给谭博制造新的头疼事。


  周五,在阿德莱德举办的Samuel Griffith Society会议上,艾伯特还对澳洲“党派性过强”(hyper-partisan)的政治表达了悲哀之情,他惊人地表示,在2011年担任反对党党魁的时候,他本应该允许姬拉蒂政府实行所谓的“马来西亚解决方案”,把多达800名难民遣送到这个国家,阻止难民船只涌入澳洲。


  此外,这位前总理强烈批评了自由党的州长们,包括新州州长贝尔德和维州前州长Denis Napthine,后者曾反对政府在2014年联邦预算案中严重削减学校和医院经费。


  中立参议院David Leyonhjelm和Bob Day都表达,他们将各自引进立法废除反种族歧视法中的Section 18C法规,或者按照Day的提议,从这个争议性条令中删除“冒犯”(“offend”)和“凌辱”(“insult”)字眼。据悉,这条法规规定“冒犯、凌辱、侮辱或恐吓”他人是违法的。


  澳洲总检察长George Brandis表示,政府一直没把这个问题摆在台面上。


  在强烈不安的驱使下,包括内阁的反对,该计划最终在2014年被取消,引发自由党内部自由言论倡导者和公共事务协会等团体的不满。


  艾伯特在他的演讲中,反种族歧视法案中的Section 18C是一条“令人心烦的法规。在最坏的情况下,它限制了仅仅是为了阻止感情被伤害的自由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