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月早些時候公布的預算案中,澳大利亞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ull)取消了457外籍勞工簽證,並提高了英語能力門坎。

但對於一個在亞洲根基日深、貿易茁壯發展的國家來說,這又意味着什麼呢?

珀斯Visa Solutions的總經理恩格斯(Dan Engles)表示:「對於中國和更廣泛的亞洲地區來說,英文語言要求確實發出了一個信息,即我們正在增加人們流動的障礙,特別是如果你的外表和所使用的語言和澳大利亞人不同的話。」

457簽證是前總理霍華德(John Howard)推出的,旨在讓熟練的移民工人來填補當地人無法從事的崗位。使用這種簽證的人只佔勞動人口的1%。

現在,457已經被兩種臨時技能短缺簽證取代,分為兩年期和四年期,適用的工種也從原本的650種減少了大約200種。使用新簽證引進外籍員工的企業將需要向澳大利亞技能基金(Skilling Australians Fund)交錢,以支持培養多達30萬名學徒、實習生和其他工作人員。。

媒體報道稱,這可能導致企業首席執行官薪酬上漲,內陸地區醫師或鄉鎮飛行員不足。

恩格斯說:「對馬來西亞的影響很耐人尋味,該國的大多數人口都信仰伊斯蘭教,他們有多種官方語言,包括英文,這是一個第一世界國家,但馬來西亞人移民來澳可能變得更加困難。」

至於對澳大利亞最大貿易夥伴中國移民的影響,則可能更加複雜。

多年來,人們一說起457簽證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大批華工湧入澳洲,拉低薪資標準,搶走其他人飯碗的畫面。

阿德萊德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霍維博士(Joanne Howe)2015年受電力服務工會(Electrical Services Union)委託撰寫的報告主張,457簽證「大大增加中國工人進入澳大利亞勞動力市場的途徑」。霍維還寫到,中澳自由貿易協議的條款意味着澳大利亞政府無法限制中國457名簽證持有人的人數。據推測,自貿協議下的安排將不受任何現行簽證安排公告的影響。

中國商界還沒有提出任何重大抗議,留學生或華人社團也沒有。

事實上,去年,中國自由貿易協議全面實施的時候,華工人數反而有所下降。2016年一季度,只有545名中國人申請了457簽證,只佔總數的5%。而英國457簽證申請人的比重是中國的三倍。

今年似乎也一樣,中國人申請的新457簽證下降了15%。

中國留學生在澳大利亞國際教育市場佔比最大,此前有規定允許留學畢業生留澳四年,但這並不屬於457簽證。

恩格斯表示,457簽證給澳大利亞帶來了經濟利益,但工會以及韓珊的一族黨等奉行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的黨派施加的壓力,「給這個多年來基本為澳大利亞及其經濟目標服務的制度造成了進一步的政治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