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社会研究与方法中心(Centre for Social Research and Methods)的新建模,联邦政府计划把全民医保税(Medicare levy)提高0.5%,处境恶化家庭的数量是工党替代方案的两倍。

菲利普副教授(Associate Professor Ben Phillips)的研究发现,与工党的方案相比,在联盟党的政策下,中等收入者将承担更多税负。

谭保政府在5月预算案中宣布从2019年7月1日起,将全民医保税上调0.5%至2.5%。调涨目标是在两年内筹集82亿元,以资助全国残障保险计划。

工党的方案是,只对年收入超过8.7万元的人士提高0.5%的税率,并计划恢复年收入18万元以上人士的2%赤字税。据称,这种替代方案可以在十年内额外筹集45亿元的税收。

根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建模,如果联盟党的政策从2019年7月1日开始实施,那么60%的家庭处境将会恶化,39%没有变化,只有1%处境改善。

相比之下,如果从2019年7月1日起执行工党的政策,那么只有27%的家庭处境会恶化,73%情况不变。

此外,工党的方案可以在四年内多筹3亿多元的资金。十年建模显示,工党的方案可以多筹68亿元,超过了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的45亿元。

在工党的方案下,澳大利亚收入最高的20%人士,每年要额外支付1734元的税,而在联盟党的计划下,他们只需额外支付1105元。

联盟党的政策可在第一年筹得40.3亿元,但大部分负担将落在中等收入的家庭身上。相应的,澳大利亚收入最低的20%人士,每年平均额外缴纳57元的税,中层20%人士平均额外缴纳288元,而收入第二高的20%人士,则是572元。

工党方案可在第一年筹得41.02亿元,收入底层20%只需多付7元,中层20%是67元,而收入第二高的20%将需要多付253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