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钱的硬币值多少钱?

如果它夹在汽车坐垫缝里,或是落入洗衣机中,那对罗尼·撒哈尔来说,他就发大了。

每年,全世界各个国家会把成百万吨的废金属运到中国,印度,东南亚国家的加工厂处理,这些都是在旧车,洗衣机和自动售货机残存下来的。

这些废金属大多是可辨别的各国家币种的旧硬币 – 缺口的,弯曲的,烧过的,融化的或其它严重受损的 – 所有都需要人工加工处理。

问题是,没有银行愿意接收,大概也只有妈妈才会把它们当心头肉了。

也就这时,撒哈尔出现了。20多年来,这名47岁的澳洲企业家周游亚洲各个国家,成捆收购破损的硬币和纸币,再将它们运到原产国的造币厂或中央银行。这些硬币或纸币可以兑换一笔钱,通常也能接近其面额价值。

这得从1989年说起,当时撒哈尔还是一个19岁的学生,他到泰国旅游,途经一座寺庙时,他看到游客朝许愿池扔硬币。

寺庙管理员把他带到后面的房间,他看到从许愿池里拿出的成袋按各个国家币别分类的硬币。他们说,“这些硬币我们用不了,银行不收。你下一站去哪?”

撒哈尔说要去英国,他们达成协议:他把这些硬币带到伦敦,把换的钱带回给他们,他们会支付他近£900的机票钱。

他说,“这些大概有6至7000枚1英磅的硬币,我就带到了伦敦,并在银行兑换了。一个月之后,我把钱给了他们。我想这样很好啊,我旅游的钱就有了。”

撒哈尔目前和他的妻子及三个孩子住在以色列,80%的时间会穿行在亚洲各个国家。他从不止25个国家的寺庙,慈善机构,二手店,废金属回收站,货币兑换中心收购损坏的硬币和纸币,通常他会支付硬币面额的20-30%,纸币90%。

他再把这些受损的货币运回到70多个原产国,他说,“在印尼,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储蓄了大量的澳元。自亚洲金融危机后,他们已经不信任自己国家的货币。他们说塑质钞票可以保存更长久,但因为气候湿热,钞票就皱缩了。”

位于首尔的Poongsan Corp.是全球最大的空白硬币供应商,残损的硬币被回收之后,它们会被融化成硬币条,再运回各当地造币厂加工处理。纸币也是以同样方式回收。

撒哈尔承认,“这是一个小众市场。”但利润颇丰。据美国的残损硬币赎回计划,造币厂自2009年以来已支付1亿多美金,直到2015年,出于对撕哈尔竞争者使用假币的担忧,该项目才因此中止。

他说,“我有赚钱但也亏过钱。过去几年,政府也不老实,他们不想付钱,美国就是个例子。” 去年,撒哈尔和他在美国波特兰的合作伙伴将美国政府告上法庭,因为美国在项目中止后扣押了他价值约664,000美元的硬币。撒哈尔希望可以尽快结案,因为他跟澳洲政府又有一战。

在澳洲,造币厂和储备银行负责回收残损硬币和纸币,20年来他们已经回收了数千万元,撒哈尔说这两家机构目前已经不再为他的生意买单。

据一项新的修订政策,造币厂只会以破铜烂铁的价值来支付这些受损硬币,硬币进口业务被直接扼杀。

但随着政策改变,政府又改口说回收机构只会对持有受损纸币的民众提供赎回服务,只因不想让这些人面临经济困难的处境。

换言之,像撒哈尔这种企业主,已无立足之地。而如果索赔被拒,这些受损纸币就会被销毁。撒哈尔说澳洲联储就这样“窃取”了他1亿的货币。

澳洲联储表示,索赔人目前无法完全合理解释货币受损的原因及其来源渠道,而这是否涉及犯罪,将让警方介入处理。

撒哈尔对洗钱和假钱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说,“他们想要知道钱的来源,我对他们说,你们是在玩游戏,正常人谁会拿坏钱来洗钱,还让自己曝光。”

不止澳大利亚,撒哈尔的业务在加拿大,美国,瑞典也被打压。但新西兰例外,甚至第三世界国家也仍愿意赎回他们自己国家的货币。

他说,过去两年,在亚洲已经积压了数千万损坏的澳元硬币,他们不敢把钱送回澳洲担心被没收。“人们觉得央行是一个诚实的机构,但事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澳洲联储已同意归还撒哈尔价值近50万的受损纸币,目前存放在维州Craigieburn一家纸币印刷厂里,而这笔钱在2015年曾遭拒绝归还。但撒哈尔不愿在放行单上签字,他说,“这是勒索,我只有同意他们所有的条件且要放弃法律救济的权力,他们才会放行。”

“100年来,澳洲联储一直都在回收货币,这是一种国家义务,你不能阻止货币流通,即使是在40/50/60年代发行的货币,它们也仍然会被回收。”

澳洲联储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2014年1月23日已对受损纸币政策进行修正,之前的政策对银行回收机构的处理原则阐述不够。发言人称,“事实上,储备银行持有受损纸币,是基于这些纸币未被蓄意损坏,同时需要遵守联储的反洗钱和反恐筹资的规定(AML/CTF)。”

他说,澳洲联储在2015-16财年,已处理了18,000多起理赔案,并支付了75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