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族党党魁韩珊(Pauline Hanson)指责澳大利亚的高移民水平把普通年轻人关在了房市之外。

目前,悉尼的中位房价已经涨至115万元,成为仅次于香港的,全球第二贵的房地产市场。

每年有近20万人移民来到澳大利亚,一族但党魁表示,大规模移民正在推高房价,导致房价超出了普通工薪族可以企及的范围。

“我们国家已经满负荷了。”周三,她在脸书(Facebook)上告诉追随者,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紧张,道路拥堵,房价急剧上涨,国家难以向部分地区供应电力。

“一族党将继续推动改变主导其他政党的大规模移民政策。”

 

韩珊1996年3月当选为联邦议员的时候,每年只有82,500名移民移居澳大利亚。

然而,然而,到2016年,她重新以一族党党魁的身份回归政坛的时候,澳大利亚每年接纳189,770名移民,其中大部分移民都定居在悉尼和墨尔本。

2003年,澳大利亚的每年的净移民水平飙升到10万以上,当时的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则扩大了技术移民项目。

吉拉德(Julia Gillard)担任总理时,移民水平继续攀升,2013年达到19万人。

在整个二十世纪,澳大利亚的年均移民水平不过是7万人,目前的水平已经是上世纪均值的两倍半以上。

与主要政党不同,一族党希望把澳大利亚的年度凈移民水平降到零,这将使澳大利亚人口稳定在2440万人。

百万富翁企业家史密斯(Dick Smith)和前新州州长卜卡(Bob Carr)都赞同一族党大幅减少澳大利亚年度凈移民人数的立场。

悉尼的房价已经如此之高,西区Merrylands的三居室红砖屋要价114.9万元。而澳大利亚人的平均年薪仅为8万元,根本无法承受,除非他们的配偶也全职工作。

一名年薪8万元的工作者,即使能拿出20%的首付,也只能贷款47万元,买一套低价的60万单元房;要不就得跑到市中心以西43公里远的Mount Druitt才能买得起独立屋。

如果不是首置业者,还得支付2万元以上的印花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