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新设的内政部可能会对奥迪来呀蓬勃发展的市值220亿元的国际教育部门构成威胁,如果它把边境安全放在学生签证之前的话,因为英国最近的案例正是如此。

“或许我们确实有必要以更加有效的方式协调国家安全问题。然而,英国边防部门的情况是,在批准学生签证时,产生了一种‘直接说不’的风气。”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会长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

Phil Honeywood的圖片搜尋結果

哈尼伍德说,自从移民与边境管制部门合并以来,由于失去了了解签证政策之间细微差别的资深工作人员,已经出现了一种占据主导地位的文化。

哈尼伍德说:“有人担心实际上是边境管制部门接管了一切,而不是与移民部融合。”

“我担心,来自某些国家或某些地区的潜在留学生,拒签率可能会提高。直到最近,学生签证都是通过专业的移民部官员进行评估,他们了解海外学生想要来澳留学背后的理由,但如果通过边境管制官员的眼光来审视签证申请,那么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不必要的和不利的拒签案例。”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继铁矿石和煤炭之后的第三大出口部门。澳大利亚也是世界上的第三大留学目的地,仅次于美英。在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之后,前往美英留学的人数减少,澳大利亚大学有望赚得盆满钵盈。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担任内政部长期间,对学生签证的签发施加了严格的限制,导致英国的留学生招收人数30年来首次下降。

哈尼伍德说,在特蕾莎·梅的监督下,国际学生更多地被视为非法移民,而不是学生。

“肯定需要有一个全国性的安全筛查,适用于任何国家的学生。”哈尼伍德书哦,但是,中国和印度的博士生已经被视为潜在威胁,签证已经被推迟了一年。

“讽刺的是,澳大利亚的科研合作,最重要的增长就是在印度和中国。所以我们可能会宰掉会下金蛋的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