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权威家庭调查显示,在2002年至2014年期间,澳大利亚40岁以下房主的平均按揭贷款负担增加了一倍,导致他们特别容易受到利率上升的影响。

澳大利亚的权威《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HILDA)最新一期的调查结果于本周三公布,表明房价高涨影响了澳大利亚大城市年轻人的生活。

在计入通货膨胀以后,18至39岁的平均按揭贷款由2002年的169,201元攀升至2014年的336,586元,实际增长了99%。

调查还显示,与父母同住的年轻成人比例大幅上升。2015年,22岁至25岁的男子中有60%居住在父母家中,相比2001年的43%只高不低。而同一年龄段的女性,48%住在父母家中,而2001年时仅为27%。

18-39岁年轻人的住房所有率也在急剧下降。在悉尼,该年龄组的业主比例从2002年的29.2%急剧下降到2014年的19.7%,是澳大利亚最低的。

HILDA报告警告说,快速增长的债务意味着40岁以下的有房族,对“利率变化会更加敏感”。“即使是微小的利率变化也将对18-39岁的许多业主的实际收入状况产生重大影响。”

本周二储行的月度会议将官方现金利率维持在历史低点1.5%。虽然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许多分析师预计利率将在适当时候上涨。上个月,谭保总理(Malcolm Turnbull)预测利率“更可能上涨而不是下跌”。

距离储行上次加息已经过去了近七年。

报告作者、墨尔本大学的罗杰·威尔金斯教授(Roger Wilkins)说,一个意想不到的发现是,平均来说,年轻业主的债务并未减少。报告追踪18-39岁业主的平均按揭债务长达13年,只有三年时间的债务有所下降。

威尔金斯教授说:“很多新增债务来自现有业主。在一个房价不断上涨的世界里,他们选择把部分新增产值花掉。”

威尔金斯教授对40岁以下这一代人的长期经济福祉有一些真正的担忧。该年龄段无房退休或背着大额房贷退休的比例会比过去更高。“这将对未来的老年金负债产生真正的影响。”他说。

自2001年以来,HILDA调查采用了同样的澳大利亚样本,以评估他们的生活如何变化。目前在9500个家庭中追踪17,000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