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全国家庭财务热点分析,因债务飙升与收入停滞,全澳最富裕郊区的3万多户家庭面临经济压力,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出现违约。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研究发现,在房价中位数高达450万元的悉尼海港富人区,或者房价中位数260万元的墨尔本海滨富人区Brighton,生活成本持续拉扯着收入,对当地数百户家庭的生活造成了严重挤压。

专门经手最高端房产的买家代理机构Morrell and Koren的柯伦(Christopher Koren)说:“很多高收入者都债台高筑,当利率开始上涨,他们就会陷入麻烦。”

Digital Finance Analytics的总监诺斯(Martin North)表示:“说到富裕家庭的现金流——那确实存在问题。”他表示,贷款机构错误地估计家庭收入会节节攀升,可以应付不断增长的生活成本。

澳储行本周警告说,利率处于创纪录的低位时进入房市的房产买家,可能难以承受经济震荡(如利率上升或个人情况发生变化)。储行研究表明,全国最富裕的20%家庭,债务收入比至少达到190%。在截至2014年的12年中,这个数字增长了50%以上。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澳大利亚视角研究员柯茨(Brendan Coates)表示,过去三年来,富裕家庭的债务很有可能堆得更高了。。

相比之下,收入最低的20%家庭,债务依然只占总收入的60%。

诺斯说:“银行给富裕家庭的贷款非常慷慨。”

富人风险更大

传统的贷款模式表明低收入者、房贷家庭集中的郊区在利率上升或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最为脆弱。但它忽略了顶层的高杠杆、收入停滞和只付息贷款在富裕家庭中的高比例意味着上层人士的风险更大。

“很多人有好几套房子,因为租金是以收入为基础,因此很多投资都是亏本的,这意味着他们正在亏钱。”

根据监测租金和房价的SQM Research的数据,全澳公寓的平均租金回报率约为1.4%,而独立屋为2%,通货膨胀率为2%,投资者贷款的利率通常在4.5%左右。

根据市场分析师的统计,一些投资者,特别是悉尼的投资者,正在卖掉手头的房子,释放资金,然后购买更便宜的投资房,比如到阿德莱德这样的地方买房。

悉尼大都市地区的中档房产售价约为100万元,可以在阿德莱德购买两套内城物业。

经济压力的衡量标准是收入不足以支应持续的支出,而不是以房贷还款占收入的比例来衡量。处于“严重困境”的人入不敷出,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减少支出,或依赖信贷、再融资、贷款重组或出售房屋来支撑。

“严重困境”中的房贷持有人更有可能寻求困难援助,而且往往会被迫卖房。

分析显示,Brighton有近1000个家庭面临经济压力,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面临违约。而Vaucluse和Watsons Bay也有600多户家庭面临相同压力。

坊间传闻表明,高收入者支出的增长速度与房价上涨的速度相同。柯伦说:“墨尔本和悉尼的很多人以为自己有保障,他们在世界上表现最好的市场的高档郊区买了房,尽管工资没涨,但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在赚钱。。”

在全国各地,估计有超过86万户家庭存在房贷压力,2万多人压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