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您开车的时候总是很愤怒。”这么一句童言却让我震惊地意识到,我变成我一直发誓不想成为的人。一个讨厌的司机。

和大部分幡然醒悟的人不一样的是,我非常内疚。我的两个孩子已经过了什么都不懂的幼儿时期,小小的耳朵可以捕捉到粗话隐含的意义,我显然已经不能拿无知当借口了。

不得不说,这听起来很可笑,但为了好好地讨论下去,我必须说:我真的是个好人。而且,我为自己(还有其他人)挺身而出时,不是为了对质。实际上,我是个和事佬,不是麻烦制造机,我更希望我们能够和平相处。

Who's swearing here?

那么,我被困在斯巴鲁汽车里的时候,究竟怎么了?

就像美国记者Tom Vanderbilt在他的畅销书《交通:为何我们那样开车》(Traffic: Why We Drive the Way We Do)里写的,当我们在路上被其他人包围时(确实,这经常是我们感到心烦的主要原因),被“包在钢壳和玻璃壳”里面,会丧失一部分自我元素,因此就觉得没那么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了。

确实很容易这样。一离开我们的汽车,我们就是模范公民,对吧?

临床心理学家、昆士兰大学心理学院教授Stan Steindl说没那么简单。他跟我说,实际上,人类不需要坐在车里就可以体验路怒这种情绪。

“我们感到受到威胁或被堵住的时候,经常会一肚子火气,”他说道,“例如,有一天我去咖啡馆,看到一个行人在一辆汽车开过他想要经过的十字路口时,他就生气了。”

不过,他补充道,我们在车里面更容易生气的原因在于,我们更活跃、更警惕、更着急,一直在留意危险状况。

当然,这是一种变相的要么战要么逃的状态。另一个原因在于我们在车里时,身份有一定的匿名性。在自己的汽车里疯狂地叫骂不但可以发泄,还可以让我们觉得很安全。

“有点儿像网上那些随意攻击他人的人,因为匿名,他们觉得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他说道。

我等的就是这一点。我非常鄙视攻击他人的行为,但却会对着其他司机(当然是我觉得不好的那些)竖中指,怎么会这样呢?

Steindl说,这是个价值10亿元的问题。“但是我们得记住,环境很重要:你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天气、交通、孩子们……还有你目前的精神状态。”

呃……不用太往心里去。不过他是对的。我现在可能得承认我是一个有点鲁莽、反应很快的人(虽然至少在不开车的时候,鲁莽之后总会后悔),而且,有全职工作、有年幼的孩子、有年老的双亲,还有繁忙的社交生活,我过着非常忙碌的生活。

Steindl像我保证,有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可以把速度降下来一两文件:“意识——自我意识、情境意识、思想和感觉上的意识,最后是对冲动行为的意识,然后采取经过深思熟虑的行动。”

令人惊奇的是,你的粗言野语和你的自我意识有关,更别提血压了。毕竟,后座上坐着下一代的司机们,如果他们的母亲无法控制住自己,蕾哈娜(Rihanna)已经在歌里唱了:“闭嘴吧,开车。”

 

【本文译自《悉尼晨锋报》Jen Vuk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