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构呼吁澳洲各大高校屏蔽那些出售论文的网站,识别作弊“热点”,考虑公布违反学术诚信相关的数据。

据《时代报》报道,在大学努力解决学生将作业外包的合同作弊行为越来越多的问题之际,澳洲高等教育监管机构公布了解决问题的指导方针。

“违反学术诚信的行为具有广泛的影响,”高等教育质量与标准局首席执行官麦克拉伦(Anthony McClaran)说道。

他表示,作弊给澳洲高等教育体系的声誉带来风险,可能危及雇主,以及专业资格的完整性。

Cheating at university is becoming increasingly sophisticated.

南澳大学副教授巴列塔格(Tracey Bretag)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澳洲6%的学生参与过作弊行为。

调查还披露,68%的学者曾经遇到过可能是作弊的行为。

麦克拉伦表示,作弊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

他说,“有组织的”合同作弊网站将作业外包,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收回完成品,有时候甚至是研究生阶段的作业。

“信息技术的进步使得一些人以更聪明、更复杂的方式来提供作弊服务,”麦克拉伦说道,“这些服务传播范围更广、更容易获取,成本……似乎下降了,因此作弊事件越来越多了。”

其他作弊形式也令人担忧。有的学生使用数字“作弊”手表来存储在考试过程中读取的数据,花600元买隐蔽的、通过蓝牙连接的耳机。

费尔法克斯媒体揭露MyMaster丑闻时,澳洲大学的合同作弊现象引起广泛关注。

学生们会通过MyMaster来花1,000元买作业,不过合同作弊的学生有时候只要花50元就能买到作业,有的直接在共享经济平台Airtasker上面打广告。

高等教育质量与标准局的新指导方针提出了一些最好的做法,包括禁止学生在校园内访问商业作弊网站,并在他们试图访问这些网站的时候发送警告信息。

“他们应该收到诸如此类的信息:‘这个网站已被屏蔽,因为它不是一个合法的学习服务网站。’此外,还可以附上一条链接,引导学生访问高等教育提供商的学术诚信资源,”指导方针写道。

指导方针还建议对学生进行强制性的学术诚信培训,也为教职工提供专业培训,帮助他们识别合同作弊行为。

这份文件称,合同作弊行为难以检测,因为无法像检测标准剽窃行为那样通过文本匹配软件来检测。

文件还呼吁高等教育机构运用他们收集的数据来识别校园内、课程上及特定作业的合同作弊“热点”。这将确保资源被分配到容易出现合同作弊行为的领域。

监管机构还建议大学考虑公布关于作弊调查的不确定数据,在内网上向学生和教职工公开。

Griffith University已经采取了类似行动,定期公开违反学术诚信和纪录处分相关的数据。

指导方针承认,所有类型的作业都可能受到合同作弊的影响。

不过,巴列塔格的研究发现,读后感、书面作业的答辩、和学生个人经历及课堂评估相关的作业比较不会被外包。

澳洲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罗宾逊(Belinda Robinson)表示,新的指导方针将帮助大学根除合同作弊行为。她向考虑作弊的学生发出明确的信息。

“你会被抓住的,作弊会毁掉你的未来,”她说道,“对你的声誉、资格和未来就业来说,这样的风险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