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urban river in Bangalore, India, is covered in white toxic foam.

環境污染–從污濁的空氣到被污染的水,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數多過於世界所有的戰爭和暴力衝突造成的死亡,甚至多過於吸煙、飢餓或自然災害、艾滋病、肺結核和瘧疾加起來的總和。

柳葉刀醫學雜誌周四發表的一項重要研究報告顯示,2015年全世界每6例過早死亡中就有1例是因為環境有毒造成的。

報告稱,與污染相關的死亡、疾病和福利等經濟成本同樣巨大,每年損失約5.9萬億元,約佔全球經濟的6.2%。

蘭德里根(Philip Landrigan)是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全球健康主任,也是該報告的主要作者,他表示有很多關於污染的研究,但從來沒有像艾滋病或氣候變化那樣獲得同等的資源或關注。

該報告標誌着首次嘗試將各種形式的污染所導致的疾病和死亡數據整合到一起。

蘭德里根說:“污染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人們沒有看到,因為他們看到的都是分散的部分。”

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研究人員斯萊(Peter Sly)稱,澳大利亞人也難以倖免。

他說,雖然在澳大利亞,污染並沒有被廣泛認為是一個健康問題,但有一項研究表明這也是一個健康問題。有同行評議的研究表明,暴露在污染物中會導致更高的呼吸道疾病,並會影響胎兒生長。

Beijing will withdraw one million cars from the city's streets in trial to renew pollution.

“雖然我們不是北京或德里,但我們仍然可以衡量和證明污染對澳大利亞人口的健康影響,滅火泡沫導致的水污染就是最新的例子。”

專家說,這項研究發現的900萬人過早死亡只是部分估計,而被污染致死的人數無疑會更高,一旦進行更多的研究和採用評估有害影響的新方法,這一數字將會被量化。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甚至都還沒有建立空氣污染監測系統,土壤污染很少受到關注。還有很多潛在的毒素仍然被忽視,自1950年以來,5000種新化學物質中,有不到一半被廣泛分散到環境中,它們已經被檢測是否為安全性或毒性。

該研究發現,亞洲和非洲地區面臨的風險人數最多,而印度則位居首位。

該研究發現,2015年印度每4例過早死亡中就有1例(或250萬)是由污染造成的。

中國的環境是第二致命的,有五分之一的人(超過180萬人)過早死亡,疾病都與污染有關。

A group of women wearing pollution masks.

其他幾個國家,如孟加拉國、巴基斯坦、朝鮮、南蘇丹和海地,也有近五分之一因污染而過早死亡。

該研究的作者使用了美國環境保護署的方法來評估土壤測試中的實地數據,以及“全球疾病負擔”(GBD)研究的空氣和水污染數據,最終得出這些數字。“全球疾病負擔”是由世界衛生組織和華盛頓大學衛生計量與評估研究所等機構所進行的一項長期研究。

根據GBD數據,即使按保守估計,有900萬人的死亡與污染有關,比死於吸煙的人數高出1.5倍,是艾滋病、肺結核和瘧疾死亡人數總和的3倍,是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6倍多,是戰爭或其他形式的暴力死亡人數的15倍。

People cross the Champs Elysees avenue as Paris suffers smog

雖然從未有過關於污染方面的國際聲明,但這一話題正逐步得到關注。

世界銀行4月宣布,以各種形式減少污染,將成為全球優先考慮的問題。12月,聯合國將舉辦有史以來第一次以污染為主題的會議。

“污染與貧困之間的關係是非常明確的,”世界銀行首席環境專家歐內斯·特桑切-特里亞納(Ernesto Sanchez-Triana)稱,“控制污染將有助於我們解決許多其它問題,從氣候變化到營養不良,這種關聯是不可忽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