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议长帕里(Stephen Parry)已经收到了英国政府的确认–他是英国公民。

帕里发表了一份声明来证实这一消息。

他在给参议院同僚的这份声明中写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告知大家,我收到英国内政部的消息,因为我父亲的出生地,我继承了英国公民身份,根据澳大利亚宪法,我有双重国籍。高等法院最近的裁决已经明确了宪法第44(1)的含义和应用,根据宪法第17条,我将向总督阁下递交辞职书,辞去参议院议长和塔州参议员职务。因为我会马上离开且这是一个意外事件,我将不会有机会最后一次在参议院对你们发表演讲。我要感谢所有人,你们中许多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感谢你们的支持和信任。”

Stephen Parry has received confirmation of his citizenship status from the British Home Office. Picture: AAP

帕里参议员引用了美国总统林肯的原话:“我可以宣称自己没有控制住局势,但是我可以坦白地承认,局势控制了我。”

在高等法院对7名议员做出裁决后,帕里也向英国内政部寻求意见。

一些专家呼吁将此事提交至高等法院以确定替代人选。

2016年选举时的选票很有可能将会重新计算,前旅游部长科尔贝克(Richard Colbeck)有望成为替代人选。

早前,外长兼代总理毕晓普(Julie Bishop)被质问为什么帕里要花两个半月的时间来确认他可能有双重国籍,且是在其他7名联邦议员被提交高等法院裁决之后。她为这位塔州自由党参议员辩护,称澳大利亚的公民法比1901年宪法建立时要“复杂得多”。

Acting Prime Minister Julie Bishop says the government will carry on as normal despite its latest citizenship woes. Picture: AAP

她对第7台的Sunrise 节目表示,“我们当然不愿意出现这种情况,但我们正在处理中。帕里当然知道他是澳大利亚公民,高等法院决定的细节公布后,他寻求了建议。”

毕晓普表示,尽管存在新的国籍问题,但谭保政府仍“正常营业”。她说,“我们在众议院的149个席位中保留了75个,我们有足够中立议员的支持和信心,我们希望乔伊思(Barnaby Joyce)在补选之后将重新回到新英格兰的选区,再回到议会中。”

在帕里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公布后,政府正面临着对所有联邦议员进行全面审计的压力。

毕晓普今天对在国会中会不会有其他的外国公民这点,她并没有保证,只是说“不论是工党,自由党,国家党还是其它政党,我没有听说过其他人有(双重身份)”,但是她也没有提出进行全面审计的要求。

联邦工党也拒绝对议员的公民身份进行全面审计。

反对党代理党魁普莉贝丝(Tanya Plibersek)今天表示,她很自信没有一名工党议员具有双重国籍,联盟党比目前的政府更像一场肥皂剧。但她支持毕晓普的立场,即所有的议员都应负责确认他们没有双重国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