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住在只有24平米的公寓吗?这只相当于一个网球场面积的十分之一,或者两个停车位。

两年前,克莱尔·戴维森(Clare Davidson)在珀斯市弗里曼特尔(Fremantle)历史悠久的西区的心脏地带发现了她的袖珍空间。

“它的价格不到30万,这是我在弗里曼特尔看到的最便宜的一套房产了,”她说。

A mezzanine and small staircase create a second floor bedroom.

“对于弗里曼特尔的房子,这个数字似乎看起来很划算,不过你看看每平米的价格就不会这么想了。”

“但他们都说,要在最好的街上买最差的房子。”

Clare Davidson and architect Emerald Wise inside the tiny apartment

这套公寓直面Pakenham St。

当戴维斯找到这套公寓的时候,它没有厨房,而且“浴室就像是一个洞穴”。

Keanu Breeze bedroom detail

之前,它被一家当地咖啡馆用作储藏室,它属于一个旧仓库,后来这个仓库被改造成了几套豪华公寓。

事实上,邻居的一部分楼梯是从她公寓的一角伸出来。

Keanu Breeze faces directly onto the street, in Fremantle's historic West End

这栋建筑的正面被列入了遗产名录,意味着扩大窗户或改造小前门都是不可能的。

但戴维斯并不感到烦恼。“它反而带来了真的很吸引人的设计挑战,”她说。

Bathtub on the upper level inside the tiny apartment

“它的大小和它地处弗里曼特尔中心位置的优势是非常珍贵的,但它又有些隐秘。”

“你穿过两扇小小的玻璃门才能进来,它就在街边,但没人知道它在这里。”

The mezzanine bedroom in Keanu Breeze

“所以当你在里面的时候,感觉就像你安全地隐蔽起来了,但你依然在街边。”

这套公寓有一个很大的可取之处——双层高的天花板。

The double height ceiling in the tiny apartment

这意味着她的朋友、建筑师艾蒙瑞德·怀斯(Emerald Wise)可以在厨房上方打造一个阁楼层,作为戴维森的卧室。

戴维森和怀斯使用二手和回收材料,自己做了大量的装修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