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大利亚,三分之一的背包客和四分之一的国际学生经常遭到雇主剥削,时薪只有12元甚至更少,大约是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半。

悉尼三所大学对持有临时移民签证的4322人进行了全面的调查,揭露对澳大利亚来访者的系统性剥削形势严峻,有些案例详细描述了雇主的犯罪行为,如没收护照或要求员工返还部分工资以保住工作。

调查显示,窃取工资的做法十分普遍,而澳大利亚政府、工会或雇主团体都没有作出有效的应对。

这项研究也消除了克扣工资只有在临时移民不清楚法定最低工资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的迷思。

该报告的作者之一法本布伦(Bassina Farbenblum)说:“我们发现绝大多数的国际学生和背包客都知道他们的薪水被克扣了。但是,他们相信,拿着他们那样的签证,很少有人指望能获得法定最低工资。”

研究发现,86%的国际学生和背包客时薪不超过15元,几乎所有人的薪水都低于法定最低工资。

工资不足在很多行业都很普遍,但在餐饮业尤其普遍,水果和蔬菜采摘行业也尤为严重。

五分之二的受访者(38%)在咖啡馆、餐馆和外卖店的工资最低。近三分之一的时薪不超过12元,一半不超过15元。调查时,法定最低时薪是22.13元,但咖啡馆员工经常有权享受周末加班费,所以实际的法定最低工资会更高。

在水果和蔬菜采摘行业——国际背包客必须在农村完成为期88天的工作才能获得第二年的打工度假签证——窃取工资的程度极端严重。

从事水果和蔬菜采摘和农场工作的受访者,近七分之一的时薪只有5元甚至更少。将近三分之一(31%)的收入在10元以下。

记录不佳的其他行业包括便利店,洗车房和家务劳动,如保姆和清洁。

调查发现,所有107种国籍的被剥削情况都十分普遍,但中国留学生尤其容易被克扣薪资。大约31%的人时薪不超过12元。其他亚洲国家的留学生被扣钱的比例也很高。

英国留学生或背包客约有27%的时薪在12元或更少。爱尔兰人为25%,美国人20%。

来自德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留学生更惨,超过三分之一的时薪不到12元。

《澳大利亚的工资盗窃》(Wage Theft in Australia)由悉尼科技大学资深法律讲师伯格(Laurie Berg)和新南威尔士大学资深法律讲师法本布伦撰写。

伯格说,研究还显示,有些工作待遇可能已经构成了强迫劳动的犯罪。在91例案件中,受访者的护照被没收;173名受访者被要求预付高达1000元的押金才能获得工作;112人在收到工资后被要求返还现金。

Working holiday visa holder Laurent Van Eesbeeck, 25, from Belgium who has been grossly underpaid working as a fruit ...

研究还发现,44%的海外劳工获得的是现金工资,其中包括三分之二的侍应生、厨房帮工和食品服务员。支付现金并不违法,但有一半人从来没有 或很少收到薪水单,这就违法了。因为这会让员工难以寻求赔偿,而且说明雇主普遍避税。

澳大利亚总工会(ACTU)主席吉尔尼(Ged Kearney)表示:“我们破碎的法律不仅有利于工资盗窃,还方便大企业进口足以构成奴工阶层的临时签证工作者大军。工资盗窃必须停止。工人们必须能够快速、方便地诉诸司法和工会,保护自身权利。”

就业部长卡什(Michaelia Cash)的发言人没有回复要求发表评论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