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朋友们得了抑郁症,他们不会使用我们这里的词汇,比如抑郁,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耻辱。”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上了三到五年的大学,你有资格证书,然后你来到这里,你无法得到你之前所拥有的工作或者你之前是一名经理,而突然间人家就成了你的经理…这种滋味不好受。”

这是2017年一名移民描述他们如何试图在西澳找工作的经历,而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的新研究表明,他们并不是个例。

周二发布的一份报告名为《将技能浪费最小化:使技术移民群体的健康最大化》,报告显示,超过一半的西澳技术移民工作者正从事比移民前更低技能的工作,报告中也强调了这将对他们的心理健康产生长期的影响。

Employment barriers have repercussions on mental health, both for the primary skilled migrant and secondary migrants, ...

根据一项针对508名西澳技术移民的调查,53.1%的人表示,相比较于移民前的工作,他们在这里所从事的工作技能更低。

有例为证,报告中提到:一名工程师在移居到西澳后做的是技术员工作,一名前职业学校教师变成了清洁工和包装工,一名地质学家现从事老年护理,一名机械工程师最近被雇佣为保安。

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移民者讲述了他们如何努力在自己的领域找工作的经历,以及在这过程中遇到的困难。

一名受访者表示,“在澳大利亚,我要找一份电工的工作,得有三级证书。为获得这份证书,得有人雇我,但没有证书,我又找不到工作。这就是问题。”

报告发现,就业障碍,如语言、雇主不愿意雇佣移民,因为他们没有被认可的资格,以及不同的技能要求,这些因素加在一起,迫使移民进入低技能的工作岗位。

这份报告由科廷大学的两位主要作者丹塔斯(Jaya Dantas)和卡梅隆(Ros Cameron)撰写,详细描述了受过教育的移民们在就业问题上所经历的令人不安的精神健康问题和种族歧视。

约14%的受访者表示,由于他们的移民背景,他们曾经历过歧视和种族歧视,一名受访者说道,“歧视可以是因为你的名字。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家人在他2岁时从巴基斯坦来到澳大利亚,他基本上就是澳大利亚人,但他找不到工作。他离开珀斯,搬到墨尔本,仍然找不到工作。他遇到许多学生,其中一人建议他改一下名字,然后他改了一个英国化的名字就找到工作了。”

丹塔斯教授称说,这项研究的一个关键发现是“人才浪费”。

她说,澳大利亚有很长一段时间利用移民来填补技能缺口和劳动力短缺,但这些技术移民在找工和就业方面都面临着一系列障碍,而他们所找的都是与自己资历和经验相符的工作。

“对于独立技术移民来说,澳大利亚或许仍是一个有吸引力的目的地。因此,这一体系可以被用来防止技能浪费,并能保住这种吸引力,使技术移民及其家人留在西澳。”

有趣的是,该报告还发现,有60%的西澳移民发现他们的职业是有意义的。

最新的西澳失业数据显示,这一数字略有改善。报告还指出,该州经济下滑可能也导致了许多移民错过更高技能的工作岗位。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西澳的就业较上一年增长了2.3%,自今年初以来,西澳新增了4万个全职工作岗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