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28岁的丹尼尔·宋(音译,Daniel Song)从中国山东省的一座小镇持打工度假签证来到了澳洲。他原以为澳洲是一个学习英文的好地方,而且他听说这边的工资比中国要高。

现在,宋在布里斯班CBD的一个建筑工地工作,时薪15澳元,他说,在这个建筑工地上,超过三分之一的工人都是持打工度假签证或旅游签证的中国人或台湾人。“这种工资差距看起来很不公平,”他说,“但也有道理,我觉得自己没什么选择。”

像许多韩国年轻人一样,赵家碧(音译,Gabi Cho)为了学习英文、呼吸一下这里出了名的新鲜空气并顺便赚点钱而来到澳洲。两年前,她在悉尼Lidcombe找到了一份理发工作,时薪9元,但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她付出了大约380元的押金,如果她从不迟到或缺勤,最终可以拿回这笔钱。

她说,当时她根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违法的。

根据周二公布的一项调查,小赵认为,这家美发沙龙克扣了她多达3万元的工资,她是澳大利亚成千上万名遭到剥削的外劳之一,他们都长期遭到雇主欠薪。越来越多证据表明,澳大利亚有一大批沉默寡言的移民劳工,当中许多是国际学生或仅仅是来冒险的背包客,尽管剥削行为十分普遍,但他们却很少发出自己的声音。

小赵通过翻译说:“雇主利用我不懂英文,不懂这里的法律和工作权利,我想让人们知道我遇到的事,这样他们就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

周二发布的一项名为《澳大利亚的工资盗窃》的调查报告估计有90万移民有权在这里工作。研究发现,大约四分之一的国际学生时薪少于12元,差不多一半的时薪低于15元。

在澳大利亚,法定最低工资是18.29元。那些无权休假或请病假的散工,工资通常更高。

调查显示,收入最差的工作是水果和蔬菜采摘和农活。

调查发现,许多工人知道自己被克扣了工资,但由于他们的签证身份,他们可能并不指望得到法定最低工资。

与当地移民和工人组织合作的作者承认调查中存在缺陷,调查包括大约4300名工作人员,并被翻译成英语以外的12种语言。但它是在网上进行的,可能采访不到一些人,而且它是匿名的,同一个人可以填写多次。而且参与者可以抽取总值约1000元的亚马逊礼品卡。

不过,其结论大致与一些澳大利亚政府官员的结论相符。公平工作监察员·李(Mark Lee)表示,年轻人和移民背景的人可能更容易受到职场剥削。他补充说,原因多种多样,包括“语言障碍,对职场权利的了解不足,对去哪里求助的知识有限以及对签证身份的担忧”。

在Lidcombe美容院工作的小赵说,直到丈夫拿了悉尼一家三明治店被发现欠了持学生签证和打工度假签证的韩国员工10万元的新闻给她看,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她向公平工作监察员进行了投诉。

“这是韩国的一个大问题,”小赵的丈夫林安迪(音译,Andy Rim)说,他也是韩国人,从事仓库主管工作,“他们派人去海外当奴隶。”

林先生说,他们夫妻俩都是通过韩国政府支持的就业项目来到澳洲的。

研究显示,来自亚洲国家的工人特别容易遭到剥削,包括中国、台湾和越南在内的亚洲国家工人的工资水平低于北美、爱尔兰和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