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罕默德(化名)正在起訴悉尼的一家咖啡館,追討他被剋扣的近15.2萬元的工資、津貼和退休金。

對穆罕默德來說,拿457簽證來澳打工,從一個誘人的機遇變成了一個低薪噩夢,他每周要工作55-70小時,不斷擔心自己會失去擔保並被驅逐出境。

現在,在新州法律援助部門的幫助下,穆罕默德起訴了悉尼一家咖啡館的老闆,申請追討他理應獲得的工資、津貼和退休金,總值近15.2萬元。

調解的嘗試失敗了,他現在不得不進行法庭訴訟。

14

2006年,穆罕默德從印度次大陸來到澳大利亞學習市場營銷,然後成為會計碩士。2011年,他以457簽證返回澳大利亞,擔任廚師。

他說,第一家擔保他的Darling Harbour餐館工作很好。但他跳槽去了另一家,麻煩來了。他最初每周工作38小時,年薪5.2萬元。

很快,他發現僱主期望他延長工作時間。這家咖啡廳/餐廳早7點開門,晚9點關門。通常他被期望從早做到晚,連吃午飯的時間也沒有。他發現僱主希望自己一周工作六天,甚至七天。

他說:「我就像奴隸一樣。 「他們說如果我沒時間,他們就要把我遣送回家,他們威脅要把我踢出澳洲。」

而這將讓他申請永久居留,與澳洲兄弟姐妹團聚的計劃化為泡影。

穆罕默德說,來自尼泊爾的另一位廚師工作時間比他還長。他說:「如果我病了,他們會要求我把病假時間補上。我病了三天,不得不補上這些時間。」

穆罕默德還聲稱,僱主曾經要求他退錢,並再次以撤銷擔保為威脅。發工資的日子是隨機的,他曾在沒有工資的情況下連續工作三周。

因為工作時間太長,他根本沒時間再找一份願意擔保他的工作。

現在他已經獲得了永久居留權,並打算把前僱主告上法庭,但對許多臨時簽證持有人來說,他們甚至沒有能力追討欠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