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北大西洋的老发达经济体吧——它们债台高筑,生产力低,工资低,正在螺旋式加速下滑。

澳大利亚经济的未来在于印度太平洋,该地区不仅将在15年内成为世界五大经济体中四个(中国,印度,日本和印度尼西亚)的所在地,还有将近35亿中产阶级人口就位于距离澳大利亚主要贸易港口只有数小时路程的地方。

这是支持谭保政府外交政策白皮书的基本经济基础,这份文件认为,除了外交需要之外,该地区可能的崛起将为澳大利亚企业和工人带来重大机遇和风险。

白皮书的作者写道:“澳大利亚的经济将继续强有力地补充亚洲不断增长的经济。亚洲对矿产品和能源的需求将继续增长,其中包括液化天然气、煤炭、铁矿石、黄金、氧化铝、铜、镍和锌。澳大利亚也将有重要机会为区域经济提供服务和优质农产品。”

他们说,与迅速崛起的印度洋太平洋相比,老牌发达经济体(长期以来一直是澳大利亚的传统客户群)将被老龄化人口、高额公共债务和生产力疲软所压倒。

作者认为,对发达国家未来的描述有些黯淡,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生产力收益“已经基本枯竭”,技术的新进展尚未明显提升。

“为了应对周期性的危机,主要经济体由于公共债务高、官方利率低而几乎没有实施经济刺激的余地。”

作者认为,澳大利亚的经济政策重点将需要反映贸易性质的变化,而后者受技术和区域经济相对竞争力的驱动,以及美国非常规天然气储备等新兴能源的竞争。

“澳大利亚的任务是在这个充满活力的环境中最大限度地利用机遇……澳大利亚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有效率的企业和行业以及熟练的劳动力队伍。”

作者警告说,不要再退回到保护主义,即使是小的落后步骤也会损害出口和经济,并承诺政府将继续争取开放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