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我们不喜欢谈论的问题,我们发现它太尴尬和复杂,无法正面面对,它给澳大利亚经济每年造成120亿元的损失。

心理健康问题会带来诸多问题,比如较低的工资,税收高,以及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这是一个“花大钱”的问题。

据估计,职场人士会在他们的工作生活中,有20%至30%会一度出现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比如焦虑、抑郁或强迫症。

2016年,有2866人死于自杀,略低于2015年的3027人,这是10年来的一个高数字。据估计,有自杀倾向的每30人中,就有1人自杀身亡–每年约有85,980人试图自杀。

同时,每年约有13,545名员工有非致命的自杀行为,2303人因此完全丧失工作能力,11,242人需要暂离工作岗位。

心理健康问题影响到工作的参与度、满意度、忠诚度、业绩、缺席、人员流动和身体健康等。

本周,new.com.au正在进行一系列的研究,专家们认为这是一场全国性的危机,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不仅是为了心智健全,也是为了阻止大量经济损失。

这些看不见的疾病会给雇主带来巨大的成本支出,首先对雇主来说,如果员工无法沟通他们的问题,就算全勤也是一种不正常的状态,或者他们时不时就得请病假或长假。

对员工来说,他们的损失最大,许多患者失去工作,或者发现他们的病假工资很快就会耗尽。

还有就是纳税人,他们不得不为那些苦苦挣扎的员工支付额外的费用,并为心理健康服务和福利提供资金。如果这个问题一直恶化下去,这些服务和福利费用通常会更高。

Mental health is costing Australian workplaces billions each year. Picture: PwC

来自工作场所心理健康研究所的迪亚兹(Pedro Diaz)表示,澳大利亚人的工作量、人际关系、生活方式和财务状况必须是能够“适用未来的”。

根据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精神健康状况使澳大利亚工作场所在缺勤问题上损失了47亿元,“全勤主义”(指为讨好老板不请病假、不休假的行为)问题上损失61亿元,以及理赔上损失了1.459亿元。

据估计,在有效工作场所的心理健康行动上所花费的每一元钱,都可能会为企业带来2.3元的收益–投资回报率为2.3%。

迪亚兹说,事情出问题在于人们感觉自己不受重视。重视一个人,让他们感到有价值,这是有区别的。如果这种做法不成功,就会影响到关系,在极端情况下,他们可能会感到焦虑或抑郁。而如果家里出了问题,情况会更糟。

最好的办法是不要坐以待毙,而要采取行动,事前准备好过于事后补救。

澳大利亚是一个健康的国家,深深热爱体育、自然和户外生活方式。

Australia’s reputation for health and wellbeing isn’t entirely justified. Picture: Adam Taylor

但是,尽管澳大利亚在诸如环境、公民参与和身体健康等其他衡量健康的指标上一贯表现很好,但在工作/生活平衡和本土劣势等方面,表现却差强人意。

澳大利亚健康与福利研究所(AIHW)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2015年,澳人的工作时间非常长,在有薪工作中,20%的男性和7%的女性每周工作时间在50个小时以上,工作时长在35个经合组织国家排名中,澳洲位列第27位。

这份报告发现,重要的不是工作时间的多少,而是这些工作时间是否符合个人的工作偏好。

AIHW负责人桑迪森(Barry Sandison)表示,不管工作时间是多少,如果一个人的偏好与他们的工作时间不一致,他们的满意度和心理健康水平都比那些与工作时间一致的人要更低。对于未充分就业和过度就业的人来说,都是如此。

政府吹嘘了就业增长,但是澳人发现越来越难获得可持续的工作。

在2017年,只有27%的年轻人从事全职工作,而30年前这一比例为48%。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从事兼职工作,而30年前只有13%。与2008年相比,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在2016年的就业机会更少。

研究人员发现,员工的心理健康问题与许多因素有关,包括较高的工作需求(如时间压力)和低控制要求(如决策能力)。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工作机会和保障,工作场所中提供多样性、兴趣和反馈的角色与较高的幸福感有关。工作的不安全感、缺乏资源或学习机会,以及与工作不相称的压力,都与工作环境糟糕的心理健康有关。

在当前的工作环境中,工作生活的特点是缺乏成就感、工作不足、无聊、压力、没有保障的兼职或临时工作、工资欠付和较少的机会,难怪现代人比过去压力更大。

这就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