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我們不喜歡談論的問題,我們發現它太尷尬和複雜,無法正面面對,它給澳大利亞經濟每年造成120億元的損失。

心理健康問題會帶來諸多問題,比如較低的工資,稅收高,以及不斷上升的生活成本,這是一個「花大錢」的問題。

據估計,職場人士會在他們的工作生活中,有20%至30%會一度出現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比如焦慮、抑鬱或強迫症。

2016年,有2866人死於自殺,略低於2015年的3027人,這是10年來的一個高數字。據估計,有自殺傾向的每30人中,就有1人自殺身亡–每年約有85,980人試圖自殺。

同時,每年約有13,545名員工有非致命的自殺行為,2303人因此完全喪失工作能力,11,242人需要暫離工作崗位。

心理健康問題影響到工作的參與度、滿意度、忠誠度、業績、缺席、人員流動和身體健康等。

本周,new.com.au正在進行一系列的研究,專家們認為這是一場全國性的危機,需要採取緊急行動,不僅是為了心智健全,也是為了阻止大量經濟損失。

這些看不見的疾病會給僱主帶來巨大的成本支出,首先對僱主來說,如果員工無法溝通他們的問題,就算全勤也是一種不正常的狀態,或者他們時不時就得請病假或長假。

對員工來說,他們的損失最大,許多患者失去工作,或者發現他們的病假工資很快就會耗盡。

還有就是納稅人,他們不得不為那些苦苦掙扎的員工支付額外的費用,並為心理健康服務和福利提供資金。如果這個問題一直惡化下去,這些服務和福利費用通常會更高。

Mental health is costing Australian workplaces billions each year. Picture: PwC

來自工作場所心理健康研究所的迪亞茲(Pedro Diaz)表示,澳大利亞人的工作量、人際關係、生活方式和財務狀況必須是能夠「適用未來的」。

根據普華永道的一份報告,精神健康狀況使澳大利亞工作場所在缺勤問題上損失了47億元,「全勤主義」(指為討好老闆不請病假、不休假的行為)問題上損失61億元,以及理賠上損失了1.459億元。

據估計,在有效工作場所的心理健康行動上所花費的每一元錢,都可能會為企業帶來2.3元的收益–投資回報率為2.3%。

迪亞茲說,事情出問題在於人們感覺自己不受重視。重視一個人,讓他們感到有價值,這是有區別的。如果這種做法不成功,就會影響到關係,在極端情況下,他們可能會感到焦慮或抑鬱。而如果家裡出了問題,情況會更糟。

最好的辦法是不要坐以待斃,而要採取行動,事前準備好過於事後補救。

澳大利亞是一個健康的國家,深深熱愛體育、自然和戶外生活方式。

Australia』s reputation for health and wellbeing isn』t entirely justified. Picture: Adam Taylor

但是,儘管澳大利亞在諸如環境、公民參與和身體健康等其他衡量健康的指標上一貫表現很好,但在工作/生活平衡和本土劣勢等方面,表現卻差強人意。

澳大利亞健康與福利研究所(AIHW)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2015年,澳人的工作時間非常長,在有薪工作中,20%的男性和7%的女性每周工作時間在50個小時以上,工作時長在35個經合組織國家排名中,澳洲位列第27位。

這份報告發現,重要的不是工作時間的多少,而是這些工作時間是否符合個人的工作偏好。

AIHW負責人桑迪森(Barry Sandison)表示,不管工作時間是多少,如果一個人的偏好與他們的工作時間不一致,他們的滿意度和心理健康水平都比那些與工作時間一致的人要更低。對於未充分就業和過度就業的人來說,都是如此。

政府吹噓了就業增長,但是澳人發現越來越難獲得可持續的工作。

在2017年,只有27%的年輕人從事全職工作,而30年前這一比例為48%。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從事兼職工作,而30年前只有13%。與2008年相比,受教育程度較低的人在2016年的就業機會更少。

研究人員發現,員工的心理健康問題與許多因素有關,包括較高的工作需求(如時間壓力)和低控制要求(如決策能力)。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工作機會和保障,工作場所中提供多樣性、興趣和反饋的角色與較高的幸福感有關。工作的不安全感、缺乏資源或學習機會,以及與工作不相稱的壓力,都與工作環境糟糕的心理健康有關。

在當前的工作環境中,工作生活的特點是缺乏成就感、工作不足、無聊、壓力、沒有保障的兼職或臨時工作、工資欠付和較少的機會,難怪現代人比過去壓力更大。

這就是我們迫切需要解決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