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顯示,價格高、環境差以及過度擁擠的住宿條件在不斷拉低學生群體的幸福感(圖/《悉尼晨鋒報》)

據非盈利組織Anglicare Australia攜手全國學生聯合會(National Union of Students)11月29日公布的大學生住宿情況調查報告顯示,價格高、環境差以及過度擁擠的住宿條件在不斷拉低學生群體的幸福感,並由此引發一系列後果,使學生學習受到嚴重影響。

住宿讓學生瀕臨崩潰

綜合《澳洲人報》、《悉尼晨鋒報》報道,這份針對近2000名大學生的調查報告發現,租金極端昂貴的住宿問題已將很多學生逼到崩潰邊緣,他們的居住條件和工作需求與他們所接受的教育並不相稱。報告還指出,居住在校內學生的情況更加糟糕,他們不僅要在清潔不徹底的生活設施上花更多的錢,比如難用或已經損壞的電器,浴室數量嚴重不足等,更糟糕的是,他們還沒有選擇室友的權力。

報告稱,在校外居住的學生平均每天在路上的時間就得花掉3個小時,因為大學附近的房屋租金太貴,而居住的地方離學校太遠,給時間本就緊張的學生帶來進一步壓力,很多學生還要抽出時間打工賺學費或生活費。

報告指出,很多學生因父母收入太高而無法從政府獲得收入支持,雖然他們的父母在多數情況下並不會主動接濟他們的孩子。而對於那些有資格獲得政府收入支持的學生來說,問題同樣存在,他們拿到的這部分收入支持並不足以支撐他們的生活費用,甚至連支付租金都不夠,而且他們還要浪費很多時間與福利署(Centrelink)周旋。

住宿壓力致輟學風險

調查報告發現,新州與首領地57%的大學生在住宿方面有不愉快的經歷。同時,最新公布的租房可負擔性指數(Rental Affordability Index)也顯示,首領地大學生1/3的收入用來付房租。

此外,調查報告還顯示,70%的澳洲大學生居住在校外,其餘的都住在校內。過半學生與室友合住,20%的學生與家人住在一起但要付房租,10%的學生不付房租與家人住一起。

報告稱,學生抱怨最多的事情就是租金太高,住宿條件太差,他們無法在家或宿舍內安心學習以及各類租賃問題。對此,Anglicare表示,在危及學生精神健康的一系列壓力中,住宿已成為支撐性因素,使得部分學生面臨較高的輟學風險。

吁提高學生福利津貼

此次調查報告的作者之一、Anglicare政策與研究總監埃勃司華斯(Imogen Ebsworth)表示:「我們經常鼓勵低收入家庭的年輕人努力考上大學,但現在的情況是,年輕人想要獲得高質量的大學經歷變得越來越難了,我們有責任改變這一點。」

據悉,這份報告提出的關鍵建議就是提高青年津貼(Youth Allowance)、助學津貼(Austudy)以及原住民學習項目津貼(Abstudy)的額度,使其能覆蓋學生的真實生活成本,包括住宿。

此外,報告還提議制定一個全國性的租戶權利方案,提高職場權益,以及更好地為年輕僱員尤其是臨時工提供法律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