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政府的“回收和再利用”计划开始实行的第一个月,就会导致新州民众花费5200万元。一箱啤酒或软饮料的价格最多将提高4元。

环保厅长厄普顿(Gabrielle Upton)上周宣布推出一个“现金换易拉罐”计划,承诺人们可以在全州500个回收中心用每一个空瓶和空罐收回10分钱。

然而,这场回收再利用的革命被骂做“一团糟”,迄今为止,只有大约一半的收集点准备好了,并且承诺的5300万元中,只有不到885,000元将被交还给回收空瓶灌的消费者。

政府承诺的800台自动化回收机只有52台已经投入使用,其他的回收中心则位于商店和咖啡馆里经营,这些店铺和咖啡馆的店主已经厌烦了准备回收中心所耗费的时间,并威胁要退出这个计划。

新州政府曾经大胆预测,该计划实行的第一个月,就将回收1.95亿个容器——但第一周只回收了200万个。按照这个速度,第一个月里只能回收800万个容器,仅为其计划的4%。

工党环境发言人夏普(Penny Sharpe)说:“容器回收计划就是一团糟。政府的说法听起来就很假。按照他们自己的计算,这个计划只能收回4%的空瓶空罐。与此同时,家庭要为一箱啤酒或软饮料多付高达4元,但却只能收回几分钱。”

Maroubra的Greens and Reds有机食品店上周五推出了三个回收箱。老板夏玛(Gaurav Sharma)抱怨说:“说实话,这件事背后太痛苦了。我认为政府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我已经有一些客户带着200个空瓶来到这里,我必须让员工分类,以确保它们都符合条件。这可能需要20分钟的时间,要仔细阅读每个标签。但如果我不检查的话,等回收这来了,可能会因为里面混入了一个装果汁的瓶子就拒绝付钱给我们。但问题是我已经不得不用现金付钱给了客户,所以我就亏了。”

夏玛说,他为每一个收集来的容器支付3分钱,但他估计为此花费的人工成本,相当于每瓶15分钱。“他们(政府)根本就不支持小企业。”他说。

超市的回收机会议超市现金抵用券的形式给予退款,但小商店却必须以现金支付退款。“我们给了他们20元的现金,他们把钱拿走,然后过马路去Woolworths,在那里买芒果。”夏玛说,“我想我会再尝试一周,然后就停止。这不值得。”

而他只是众多小企业主中的一个,因为这个计划令人费解,费时费力。

内陆地区的问题更糟糕,政府的官方地图在新州中部几乎没有任何收集点。

例如,Cobar的居民如果想要回收他们的瓶罐,必须花费三个半小时,驱车320公里,往返Bourke。

新州议员古拉普提斯(Chris Gulaptis)表示,他在Clarence Valley的选区总共只有两个收集点。“真正令人担忧的是,消费者买饮料时要付更多钱,但退款不等于他们所支付的额外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