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指责“中国影响力干预澳大利亚政治”,到用中文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特恩布尔最近的表演很卖力,简直成了澳大利亚舆论场这波持续不断的“反华闹剧”的领唱。中国人从未把澳大利亚当对手看,它却不断地来“碰瓷”,还演得特夸张,以致有澳大利亚政客都看不下去,指责特恩布尔是在刻意散播“中国恐惧症”。

澳国内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担忧,如果当局不断毒化与最大贸易伙伴的关系氛围,澳大利亚能吃得消吗?“从长远看,特恩布尔自吹自擂的中国政策将令我们付出代价。”悉尼科技大学学者劳伦森在媒体上警告道。

近段时间,澳大利亚对有关“中国渗透”的炒作甚嚣尘上。澳大利亚《新日报》称,在对外国干涉的担忧日益加剧、特恩布尔誓言对北京“站起来”之际,一项关于选举委员会数据的研究显示,2000年至2016年间,与中国有关的捐助者共向澳大利亚政治进程投入超过1260万美元,占所有外国捐款的79.3%。

11日,澳大利亚4bc新闻网等媒体还找到“中国对澳影响力增长”的另一个证据:工党参议员山姆·达斯特阿里(中文名邓森)2015年1月曾试图私下向本党副党魁普利贝尔舍克施压,要求后者在访问香港时放弃与反对北京的“活动分子”会晤。虽然达斯特阿里的发言人明确否认,指责相关说法“完全是一派胡言”,但自由派议员纷纷指责达斯特阿里的做法“绝不可接受”,呼吁他尽快走人。

达斯特阿里可以说是澳大利亚最近这场“反华风波”的一个焦点。澳大利亚部分国会议员近期因被爆出具有双重国籍而被迫辞职,这使得本来就只领先反对党工党两票的自由党—国家党执政联盟突然变为少数派政府,特恩布尔甚至有可能地位不保。为了保住自己的执政地位,特恩布尔政府选择以攻击被媒体指控为“亲华”的工党参议员达斯特阿里为突破口。

选举操弄是一方面,与中国人从没有把澳大利亚当做威胁、网络上喜欢把它昵称为“袋鼠国”不同,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地处亚太、奉行西方价值观的国家,对中国确实充满矛盾心态,甚至挥之不去的偏见。这也正是其不时冒出“仇华”“恐华”情绪的深层原因。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其实反映了澳大利亚一种不成熟的心态,特别是对于它这种在西方国家中“层次不是很高的国家”,这种心态特别强。

不断的炒作给中澳关系蒙上阴影,也让希望正常发展对华关系的澳大利亚人感到忧虑。“澳中关系正处于危险临界点”,《澳大利亚人报》11日以此为题称,澳大利亚工商界非常担忧目前的澳中关系正面临拐点,认为特恩布尔的反华言行有可能导致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和游客数量出现“破坏性下降”。澳中工商业委员会主席、前维多利亚州州长约翰·布伦比提醒澳大利亚政府领导人不要忘记,没有中国经济的崛起,就没有澳大利亚经济连续26年的增长。

“长远来看,特恩布尔自吹自擂的中国政策将使我们付出代价”,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中澳关系研究所副所长詹姆斯·劳伦森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撰文说,今年澳大利亚一直在跟中国过不去。现在不仅中国政府不满双边关系的变化,拉筹伯大学的詹姆斯·莱布德也呼吁紧急“降温”。此前,他曾是澳大利亚务实对待中国态度的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最近访问中国时,他和同事在中国遇到喜欢和对澳大利亚有好感的学者而非中国官员的激烈反应。

文章最后称:“在中国,那里的家庭可能会开始发现,美国加州葡萄酒的味道比我们的好,而夏威夷的风光也胜过大洋路。随着中国经济在2030年前再次翻番,我们可能会错失很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