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文在寅率200多商界领袖抵达中国访问试图让中韩关系恢复正常。中国在韩国旅游今年锐减了70%。韩国的零售商乐天玛特也因为”消防安全”检查后被迫关闭。

另外韩国的流行歌手的签证也被中国拒绝,中国消费者也对韩国发起抗议并且进行非官方抵制。据首尔峨山政策研究院估计,中国人对韩国的愤怒去年已经令韩国蒙受了75亿美元的损失。

北京禁止旅行社组团去韩国旅游作为对韩国部署美国反导系统的报复。中国说萨德反导系统雷达能够监测中国内陆深处。

不过最近文在寅下令停止了在韩国进一步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虽然他没有说是否已经部署的萨德系统会被撤走,但是中韩贸易已经开始回升。

迁怒澳洲?

虽然还没有迹象表明澳洲会成为下一个中国人愤怒的目标,但是澳洲媒体已经发出警示,提醒韩国的遭遇或许将成为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的前车之鉴。

澳洲媒体《时代报》上的评论分析说,在中国的澳洲商界人物现在正小心翼翼,希望中国不会迁怒于澳大利亚。

Australian leader Malcolm Turnbull and Chinese counterpart Xi Jinping in China last year

不过《时代报》的评论员科斯蒂·尼达姆注意到,中国《环球日报》社论说,澳大利亚对中国渗透的指责像传染病一样被传到了新西兰和德国等国。

评论说,紧跟继澳大利亚,新西兰安全部门也指中国试图窃取该国敏感信息并试图影响那里的华人。最近德国有关部门也指责中国通过社交媒体招募线人,美国国会要就所谓中国”渗透”搞听证。

《环球日报》警告说,”如果(西方)继续放任自己,有的国家将付出代价,它们在中国人心中的信誉评级会下跌,北京也会采取必要行动’以牙还牙’。”

考虑到澳洲领导人是唯一一位几乎被中国外交部在此问题上点名的西方政客,科斯蒂·尼达姆说,难道《环球时报》是针对特恩布尔吗?之前澳大利亚宣布新的反间谍和反外国干预立法,澳州总理特恩布尔提到他对中共对澳洲国内政治施加影响感到担忧。

本月9日特恩布尔又表示对中国早些时候对外国进行干涉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以及不理解。特恩布尔说:”一直都有外国势力干预澳大利亚的国内政治。”并还用中文说: “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

《环球日报》评论还提醒西方政客,不要以为中西关系的主动权完全在他们手里,中国和当地华人都逆来顺受。

在中国的澳大利亚商人担心澳洲会受到中国对韩国那样的非正式抵制,即官僚机构略微增加繁文缛节,或中国消费者对澳洲产品稍微改变态度,澳洲就会深受其害。

中国海军的新型潜艇

“中国恐惧”

澳洲已经有人在猜测是否中国对澳洲牛肉进口实行的短暂禁令是否同堪培拉最近对中国的强硬措辞有关。不过禁止牛肉进口只是由于政客激烈措辞引起,毕竟不同于在中国家门口部署先进的美国军事装备。

担心中国制裁的舆论同昨天美国国会听证的主题相呼应,13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了”中国的长臂:输出中国特色的威权”为题的听证会。该委员会网站公布说,中国试图引导、购买政治影响力以及控制敏感话题讨论的努力无处不在,严重威胁到美国和整个世界。该委员会指中国利用技术和市场对外施加影响。

今年6月美国前情报官员,在澳洲作访问学者的克拉珀在接受澳洲媒体采访时把中共在澳洲的做法同俄罗斯试图干预美国政治相提并论,指中国威胁到了美国和澳洲政治制度的根基。

不过伦敦国王大学的亚太专家凯利·布朗教授则认为要具体分析对中国的恐惧。他认为自2010年后中国成了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后更助长中国渗透的传闻。

他说澳洲是个白人为主,由欧洲人在亚太地区建立的民族国家,因此澳洲本土一直存在某种对外的恐惧。抛开中国因素,在更大范围看,澳洲对于自己的国家认同及其作用感到不安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即澳洲的政治价值和政治制度和周边地区截然不同,而周边地区和国家最近又成为澳洲投资,贸易,移民和留学生的来源。

布朗还指出特朗普上台为澳洲最大的安全伙伴美国的政治带来了不确定,因此也增加了澳洲的不确定感。而对澳洲来说,在距离上更近的中国加剧了澳洲的地理上的孤立感和脆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