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國防部被指對那些中國非法分享軍事技術的大學視而不見。

前高級國防官員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告訴澳廣(ABC),澳大利亞高校可能“可能”正在可用于軍事目的的技術上突破了嚴格的出口管制。

他說,現在正是國防部進行深入而直接的調查的時候了。

他說:“現在國防部應該審視大學的表現,因為我們正在談論大規模技術轉移對中國的利益,而這並不符合澳大利亞的商業利益,或者實際上,是國家安全利益。”

有嚴格的規定禁止與澳大利亞的潛在敵人,包括中國,分享可以用于軍事目的的研究。

澳大利亞大學在人工智能、超級計算和無人駕駛汽車技術等領域進行世界領先的研究,而這些都可以用于軍事目的。

國防部表示,它依靠大學的自我評估來監督學術界與海外學者的交流。

國防部在響應有關澳大利亞研究人員與中國同儕之間關係的問題時告訴澳廣,各個機構有遵守法律的最終責任。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教授克萊夫·漢米爾頓(Clive Hamilton)發現了數百個將澳大利亞科學家與中國軍隊高層人士聯繫起來的研究項目。

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楊學軍是中國最大的國防研究學院的負責人,他在與澳大利亞大學合作的問題上處於中心位置。

漢米爾頓教授說,這些合作可能意味着澳大利亞的技術可能會在戰場上被用來對付它。

漢米爾頓教授說:“毫無疑問,他們正在研究的一些技術正在應用於提高人民解放軍的戰備能力。

澳大利亞和美國之間簽署武器條約之後,在2012年加強了國防技術出口的法律,包括進行大學研究。

漢米爾頓教授說,有關澳大利亞大學與中國軍事研究人員合作的問題可能會破壞與澳大利亞最大戰略盟友的關係。

他說:“我知道華盛頓正在仔細閱讀我們的研究,並正在提出關於澳大利亞政府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