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e Minister Malcolm Turnbull and John Alexander raise their arms celebrating Alexander's re-election

今日,自由党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在悉尼关键的Bennelong补选中胜出,尽管逾5%转投支持肯娜莉(Kristina Keneally)。

此次选举也保住了谭保在国会的多数席位。

今天,谭保和肖顿均出现在悉尼西北区的投票站,身边还有许多高级别政府官员,包括财相莫里森(Scott Morrison),国防工业部长佩尼(Christopher Pyne)和国防部长佩恩(Marise Payne)都到现场为亚历山大助阵。

Bennelong Labor candidate Kristina Keneally wears red and stands outside a polling booth with campaign material.

佩尼(Christopher Pyne)表示,他相信政府能够守住Bennelong,这对工党和肖顿(Bill Shorten)来说是一个糟糕的结果。他说,“现在看来,这对亚历山大来说是件好事。如果工党的表现不太好–早期的结果表明这是事实,那么肖顿将面临巨大压力,因为这将证明他在选民中是有毒的。”

高级工党前座议员伯克(Tony Burke)对澳广(ABC)称,肯娜莉不太可能赢得胜利。

亚历山大因持有双重国籍被迫从国会辞职,进而触发这次补选。但周六的补选却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双方出动名人和各路资源拉票。

同时,这场补选不仅关乎候选人,更多的是谭保政府的将来和他的领导地位。自由党如果败战,政府将只有75席,也就是联盟党政府失去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届时将需与各小党达成“信任与支持协议”(confidence and supply),以少数政府继续执政。

John Alexander with PM Malcom Turnbull at Ryde-Eastwood Leagues Club.

胜出后,谭保与亚历山大一起站在台上,向Bennelong支持自由党的选民致谢。谭保掩饰不住狂喜之情,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他说,“亚历山大是个诚实和勤劳的人,他为我们服务了很多年。他是个好人,他是我今天的选择,这也是成千上万人的选择。”

“约翰,你是Bennelong的冠军,是澳大利亚的冠军。”

亚历山大表示,他对这场胜利表示感谢,并“感到谦卑”。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凡的时刻。过去四五个星期是一个躁动的时期,这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他说道,“我认为从这件事上可以吸取很多积极面,但首先我想我必须对Bennelong说,我们会有这样的经历,不得不举行一次补选,这是令人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