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人报》周五报道,中国官员警告说,由于谭保推动反外国干涉法,并且抵制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两国关系陷入瘫痪之后,中国消费者将自发抵制澳大利亚的产品。

《澳大利亚人报》获悉,中国间接拉动经济杠杆——可能针对消费品、旅游和教育——可能会威胁到澳大利亚的工业和企业。

此前,中国与菲律宾就南海主权问题发生摩擦之后,从菲律宾进口的产品就遭到了抵制,而随着北京与堪培拉的外交关系恶化,澳大利亚也面临同样风险。

预计抵制行为将是消费者自发,而非官方指令,不过官员在发出这一警告的同时,也表示这个威胁针对的是对中国在亚太地区作用的批评。

自打澳大利亚公布了外交政策白皮书,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与中国金主的丑闻之后,中国官员在大使馆的支持下,加大了对澳大利亚的压力。

在上周中国举行的一系列论坛上,中国官员和与政府有关联的智囊团均认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澳大利亚人是种族主义和不负责任的。一位官员声称,中国正在成为谭保政府谋取政治利益的“替罪羊”,他表示,最近的事态发展有可能“损害”双边关系。

《澳大利亚人报》上周披露,在双边关系破裂之后,北京外交部曾传召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安思捷(Jan Adams)当面予以斥责。

谭保也饱受中国官员的抨击。他关于澳洲人民会“站起来”捍卫国家主权的评论,被认为是在蔑视中国。中国当局把这段评论放在历史背景中看待,可以追溯到中国遭受殖民统治和日本占领的时期。

谭保否认反外国干涉法针对任何特定国家。本周他说:“我们要确保各国的权益得到尊重,主权得到尊重。”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Chinese Academ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Economic Co-operation)美国与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周密(音译,Zhou Mi)表示,他并不认为有必要进行抵制。隶属于中国商务部的周博士说:“最好是增进相互了解,而不要互相争执。合作比较好,所以我认为我们最好是合作,而不是作出一些单方面的决定……那是没有用的。”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宋俊英(音译,Song Junying)说,越来越多的人担心澳大利亚参与四边安全对话,涉及美国,印度和日本。“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一发展持负面看法,这可以说是包围中国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