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澳大利亞人報》周五報道,中國官員警告說,由於譚保推動反外國干涉法,並且抵制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兩國關係陷入癱瘓之後,中國消費者將自發抵制澳大利亞的產品。

《澳大利亞人報》獲悉,中國間接拉動經濟槓桿——可能針對消費品、旅遊和教育——可能會威脅到澳大利亞的工業和企業。

此前,中國與菲律賓就南海主權問題發生摩擦之後,從菲律賓進口的產品就遭到了抵制,而隨着北京與堪培拉的外交關係惡化,澳大利亞也面臨同樣風險。

預計抵制行為將是消費者自發,而非官方指令,不過官員在發出這一警告的同時,也表示這個威脅針對的是對中國在亞太地區作用的批評。

自打澳大利亞公布了外交政策白皮書,媒體鋪天蓋地報道前工党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與中國金主的醜聞之後,中國官員在大使館的支持下,加大了對澳大利亞的壓力。

在上周中國舉行的一系列論壇上,中國官員和與政府有關聯的智囊團均認為,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澳大利亞人是種族主義和不負責任的。一位官員聲稱,中國正在成為譚保政府謀取政治利益的“替罪羊”,他表示,最近的事態發展有可能“損害”雙邊關係。

《澳大利亞人報》上周披露,在雙邊關係破裂之後,北京外交部曾傳召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安思捷(Jan Adams)當面予以斥責。

譚保也飽受中國官員的抨擊。他關於澳洲人民會“站起來”捍衛國家主權的評論,被認為是在蔑視中國。中國當局把這段評論放在歷史背景中看待,可以追溯到中國遭受殖民統治和日本佔領的時期。

譚保否認反外國干涉法針對任何特定國家。本周他說:“我們要確保各國的權益得到尊重,主權得到尊重。”

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Chinese Academ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Economic Co-operation)美國與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長周密(音譯,Zhou Mi)表示,他並不認為有必要進行抵制。隸屬於中國商務部的周博士說:“最好是增進相互了解,而不要互相爭執。合作比較好,所以我認為我們最好是合作,而不是作出一些單方面的決定……那是沒有用的。”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宋俊英(音譯,Song Junying)說,越來越多的人擔心澳大利亞參與四邊安全對話,涉及美國,印度和日本。“大多數中國人對這一發展持負面看法,這可以說是包圍中國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