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航空公司正在挖走经验丰富的澳洲飞行员,开出逾75万元年薪,将导致飞行员短缺问题可能从澳洲次发达地区扩散到主要航线上。

据《澳洲人报》报道,再加上澳洲飞行员培训的减少,待遇丰厚的中国合同促使部分飞行员警告说,在全球短缺日益加剧的情况下,澳洲主要航空公司可能出现机长短缺的问题。

澳洲与国际飞行员委员会(Australian and International Pilots Association)的会员包括了2,250名澳航集团(Qantas Group)飞行员。委员会主席、机长巴特(Murray Butt)告诉《澳洲人报》,中国航空公司为国内航线飞行员开出的薪水超过了澳洲大型航空公司开的。

Murray Butt, president of the Australian and International Pilots Association. Picture: Justin Lloyd

“它们正在招聘约737名培训中的机长,开出的税后收入高达60万美元(76.9万澳元),这对澳洲大型航空公司来说都是难以开出的价格,”他说道,“这是有根据的。多年以来,大家都在说全球短缺的问题,我们稍微受到了一些保护,因为许多澳洲飞行员去海外工作之后想回来。”

据了解,澳航有很多飞行员在削减成本期间获得了无薪假,得以去海外航空公司上班,而且目前正在回国,因为澳洲的飞行员需求又增多了。虽然这股趋势有助于抵消澳航的飞行员流失,但飞行员培训的减少和中国航空公司收购澳洲飞行驾校令人担心未来可能出现的飞行员短缺问题。

“如果我们没有从最基础的地方吸纳新的飞行员,让他们通过一个体系走向巅峰,就会出现短缺问题,”巴特说道。

业内消息人士说,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在中国国内航线开737飞机,收入会比替澳航开新的波音787梦想客机(Dreamliner)来得高。

中国航空公司正为国内航线在全球范围内招聘737名机长,开出的待遇超过40万元。业内人士说,这样的待遇大约是捷星(Jetstar)或虎航(Tigerair)的737机长薪水(约为20万元)的两倍。

 

消息人士称,梦想客机机长的收入预计达到约33万元。中国的厦门航空为737机长开的年薪是40万元,金鹏航空开的是41.5万元,福州航空为EMB190机长开的是37.5万元。

据估计,到2035年,中国需要新增11万名飞行员,是国内无法满足的需求。巴特表示,他最近出席了一场有五家中国航空公司代表在场的会议。他们都说,他们预计(需求)会在五年内翻一番,只能招人。

《澳洲人报》昨天披露,为应对区域航线缺飞行员的问题,政府计划从下个月开始推出一项两年签证,允许区域航空公司聘用外国飞行员。不过,巴特所在的工会怀疑,从国际上的工资竞争来看,区域航空公司能否招到合适的人。

澳洲飞行员联盟(Australian Federation of Air Pilots)拥有约4,500名商业飞行员会员。联盟主席、机长布思(David Booth)没有听说中国公司开出多达76.9万元的年薪,但表示在面向澳洲飞行员的网站上,中国公司开出了40万元的年薪。

他说,部分澳洲飞行员接受了这样的待遇,但大部分飞行员会望而却步,因为回到澳洲之后会损失航空资历。

“中国为开窄体飞机的人提供的薪水比其他地方多100%,但在那里开飞机也有独特的挑战,”他说道。

澳航集团发言人麦克吉尼斯(Andrew McGinnes)表示,该公司在招聘飞行员上没有困难,最近的招聘活动提供了170个职位,吸引了1,000人竞聘。

维珍澳洲(Virgin Australia)首席飞行员菲茨杰拉德(Mike Fitzgerald)表示,尽管全球对飞行员的需求很旺盛,但该公司有能力与其他公司竞争。

他表示,维珍澳洲有人才培养计划,通过飞行员培训项目与大学合作,还利用求职平台招聘有经验的飞行员。“维州澳洲所有的飞行员都接受了符合国际标准的培训,拿到具有竞争力的薪水,还有驾驶不同类型飞机的机会。”

反对党交通事务发言人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谭保政府已经放弃了航空业的劳动力培训。“澳洲必须确保我们拥有足够的飞行员和工程师来保证航空业持续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