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的增長讓西方國家看到了商機,但同時也引發了“中國經濟威脅論”的憂慮。不過,最近就有澳大利亞專家找到了安慰“民主國家陣營”的兄弟們的新理由。

12月29日,澳大利亞教授皮特·羅伯遜在多家外國媒體上發表了評論文章稱,中國經濟實力比想象中小得多。

點擊查看大圖

ABC報道截圖

這位教授首先分析了一個在西方國家很有影響力的說法:根據世界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報告稱,以評價購買力標準計算,2016年的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中國每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如果用購買力平價(PPP)換算成美元,估計約為19萬億美元,超過美國17萬億美元的GDP,更遠超印度的8萬億美元和澳大利亞的1萬億美元。

報道截圖:PPP計算的GDP比較,原作者聲稱數據來自世界銀行數據庫

羅伯遜教授稱,平價購買力標準可以更好地衡量一個國家的生活水平,如果把美元兌換成人民幣,你會發現在中國購買的東西比美國多得多,尤其是那些並非由國際貿易提供的商品和服務,比如在中國理髮或吃街邊攤會比美國便宜的多。

點擊查看大圖

當然“並非由國際貿易提供的商品和服務”也不止理髮和吃街邊攤——中國自產的隱形戰鬥機和遠程導彈也比美國產品便宜得多

但是,羅伯遜教授又認為,要衡量一個國家在世界經濟上的影響力,合理方法是去評價它有多大可能改變世界市場的需求或供應。而在進出口貿易中,必須要接受或付出以市場匯率為基礎的款項,也就是說如果要比較中國的市場規模和對國際市場的影響,應該用市場匯率標準下的GDP。也就是說,應當把各國以本幣計算的GDP換算成美元然後進行比較。

羅伯遜教授聲稱這樣一來,不但美國16萬億美元的GDP大大超過中國的9萬億美元,同屬“民主國家陣營”的日本(6萬億美元),印度(2.5萬億美元)和澳大利亞(1.34萬億美元)加在一起的GDP也要超過中國,而美日印澳四國的GDP總和甚至是中國的三倍!

報道截圖:以市場匯率價計算的各國GDP,原作者聲稱數據來自世界銀行數據庫

羅伯遜教授總結說,中國的經濟實力當然可觀,“民主國家”也不應低估自己在經濟上的實力。

然而,觀察者網編輯查詢了羅伯遜教授聲稱的資料來源——世界銀行數據庫,發現這位教授使用的並非2016年的最新數據。

羅伯遜使用的美國的平價購買力GDP為2014年數據,市場匯率GDP為2013年數據

羅伯遜使用的中國平價購買力GDP為2015年數據,市場匯率GDP為2013年數據

羅伯遜使用的印度平價購買力GDP為2015年數據,市場匯率GDP為不知道哪一年數據(截止2016年,世界銀行數據庫中印度匯率計算GDP尚未達到2.5萬億美元,而2017年的數據還沒有出來)

羅伯遜使用的日本平價購買力GDP為2013年數據,市場匯率GDP為不知道哪一年數據(截止2016年,世界銀行數據庫中日本匯率計算GDP尚未達到6萬億美元,而2017年的數據還沒有出來)

羅伯遜使用的澳大利亞平價購買力GDP為2014年數據,市場匯率GDP為不知道哪一年數據(截止2016年,世界銀行數據庫中澳大利亞匯率計算GDP尚未達到1.34萬億美元,而2017年的數據還沒有出來)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庫數據,2016年中國根據平價購買力計算的GDP為21萬億美元,美國為18萬億美元,印度為8.7萬億美元,日本為5.2萬億美元,澳大利亞為1.1萬億美元。

如果按照這位教授強調的市場匯率GDP進行比較,2016年中國的GDP為11.2萬億美元,美國為18.5萬億美元,日本為4.9萬億美元,印度為2.2萬億美元,澳大利亞1.2萬億美元,日印澳三國GDP相加仍比中國少近3萬億美元,美日印澳相加之和也遠不到中國GDP的三倍。

點擊查看大圖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製作的世界經濟構成圖(圖片來源:howmuch.net)

這位澳大利亞教授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抱有深深的懷疑和畏懼,乃至於剪裁數據以壯膽,暴露出了嚴重的“零和”博弈觀念。對此,中方早有多次回應。

外交部在去年12月回應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涉華內容時就表示: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在世界各地的經濟和外交活動受到各國普遍歡迎。中國的發展主要依靠全體中國人民自身的努力,同時也得益於中國同世界各國的互利合作。近幾年來,中國每年為世界經濟增長率的貢獻超過30%,這就是一個有力的證明。中國將繼續同世界各國在互利互惠的基礎上開展各種務實合作,造福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

此外,中國經濟對澳大利亞市場的影響力也在與日俱增。2016年中澳雙邊貿易總額達到1552億澳元,佔澳外貿總額的23.1%。美國為澳第二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總額達643億澳元;日本排第三位,雙邊貿易總額達610億澳元;印度2016年對澳大利亞貿易總額為207億澳元。美日印三者對澳貿易額相加為1453億澳元,仍低於中國的1552億澳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