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业绩好的圣诞节对零售商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而业绩不好的圣诞节则是个非常糟糕的信号。澳洲的大型零售商到2月底才会公布业绩,但已有一些早期迹象告诉我们哪些零售商打赢了圣诞节“战役”。

作为美国电商,亚马逊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看似碰了一鼻子灰。澳洲消费者认为它比较“顽皮”,并不友好,基本上对它避而远之。

在我们得知实际数据前,我们可以通过谷歌一窥零售商的表现。

谷歌有一项服务是谷歌趋势(Google Trends),可以追踪人们搜索的内容。这是个非常好的应用,能够提供追溯到2004年的数据。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零售销售指南。但是,为了比较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对某个话题的兴趣变化,它可以有效地揭示出高峰和低谷。

谷歌趋势显示,澳人对亚马逊的兴趣在上线日之后就跌至谷底。人们的兴趣在亚马逊“软启动”那天处在峰值,另一个峰值出现在它正式上线那天,自那以后澳人的热情冷却,缓慢倒退至与亚马逊上线前差不多的水平。

该公司的节礼日促销只推动了澳人的搜索兴趣小幅上升。我浏览了一下,结果发现唯一一个非常便宜的商品是8元CD。但可惜的是,我已经好几年没用过CD了。

我感到失望,因为我早就准备好为亚马逊贡献销售额了。我已经在网上买了很多,之前还听说了很多关于亚马逊的产品种类、价格和送货的轰动消息。

但自从它上线以来,它不断令人失望。浏览电子产品、家居用品和衣服,我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对我来说是划算的。但我一直对它保持积极的态度,1月初,当我妻子在网上搜索新跑鞋时,我建议她去看看亚马逊。她想要的鞋子——一个知名生产商的热门款式——竟然不支持邮寄到澳洲。后来她在Rebel Sport的网站上找到了它们,而且是半价,下单后很快就送到了我们家。

开业那天亚马逊浪费了很多商誉。如果人们没有积极的体验,他们今后就不会再光顾。

亚马逊坚称它对客流量很满意,对外表示“每天有成百上千的人次访问”。

据说现在亚马逊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比比尔·盖茨更富有。目前亚马逊的股价已经超过1250美元,在过去的两年里上涨了一倍多。

亚马逊没有引起热烈反响并不是因为服务平淡乏味和商品严重不全。亚马逊之所以能在美国制胜,是因为它在那儿做得很出色。所以我们可以期待亚马逊继续改进。现在它在澳洲只有一个仓库,而且还没推出Amazon Prime,这项业务能提供免费送货和电视、音乐流媒体服务。

 

(本文摘译自news.com.au  Jason Murphy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