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青少年正在背弃澳洲酗酒文化,拒绝毒品,这一变化被称为现代“青年革命”。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一项涉及逾4.1万名澳洲青少年(平均年龄13.5岁)的研究发现,自1999年以来,吸烟喝酒的青少年所占比例出现了惊人的下降。

在世纪之交,近70%的受访青少年已经喝过酒。

到2015年,这一数字下降到45%,这意味着不喝酒的中学生占绝大多数。

研究作者John Toumbourou教授说,虽然成年人口也显示出控制饮酒的迹象,但下降趋势没有中学生那么剧烈。

Drinking and smoking are on the decrease among Australian teens.

身为迪肯大学健康心理学主任的Toumbourou说道:“和其他年龄层的人相比,他们正在进行更为戏剧性的改变。这是一场新的、以年轻人为领导的革命。”

现年13岁的Lily Parsons告诉我们她的想法。

她说:“这(喝酒吸烟)并不酷。如果我有一个朋友喝醉了,我会尽量远离他们。”

上八年级的Lily住在Colac,一个维州西南部人口约为1.24万人的小镇。

Colac有些东西没有发生改变,最受欢迎的依然是热爱运动的孩子。但是,喝酒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时髦了,至少对像Lily这样的孩子来说。

Lily知道,21岁之后再喝酒比较安全,她也在尽量坚持到那个时候。

所以,至少现在,她和朋友一起出去玩,都是去Target购物,去看电影和游泳,然后去麦当劳。

15年前,她的舅舅Ryan Fennell在Colac街上乱逛,想找一点事情做。

Ryan Fennell and his niece Lily Parsons, born 18 years apart, grew up in generations with differing views on teen drinking.

现年31岁的财务顾问Ryan说,当时他没有想过喝酒对健康的影响,要么没人提到,要么就是没听进去。“如果你不喝酒,你就会很奇怪。你可能是个失败的人。”

他在Colac的社交生活主要是板球,足球和朋友出去玩。

Ryan回忆说:“周末的重点都是去哪儿喝酒。”

这份主要使用维州数据的新研究发现,1999年,接近40%的受访学生对用药怀有好感,到2015年,这一比例只有11%。

与此同时,在2015年,只有10%的受访青少年尝试过吸烟,1999年是45%。2015年,只有4%的人尝试过大麻,上一代人是15%。

Toumbourou认为,家长态度的改变是子女调整行为的主要因素之一。

他说,在悉尼奥运会期间,有些家长认为,青少年会喝酒,因此最好是监督他们,让他们少喝点。

31岁的Adam Golding就是上一代人的成员之一。他在维州次发达地区的Wodonga长大,表示他记得朋友过15岁生日的时候,他父母允许他带两罐啤酒去参加派对。

Adam Golding, 18, with his friend Rob Glew, 17, at the Wodonga Races in 2004.

“其他时候,等我再大一点,他们说你可以多带点,比如每个人带六罐,”他说道。

但是,青少年可以通过其他渠道拿到酒,因此这种做法不能阻止他们酗酒。

现在,父母和孩子都掌握着很多证据,显示年轻时候喝酒会造成永久性的脑损伤,包括记忆问题,因为大脑得到20多岁才能完全成熟。

Toumbourou教授说,父母可能受到2009年全国指导方针的影响,该方针建议青少年完全不要喝酒。

他是呼吁将澳洲法定饮酒年龄提高到21岁的人之一,因为有科学证据显示,酒精会损坏还在发展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