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银行(CBA)一位销售代理给那些努力想要进入房市的首置业者出了个招:拿父母的住房作抵押,这样所购买房产的100%价值都可以申请贷款,这位代理还将这种高风险的策略称为是一种“很好的选择”。

戴维(Lindsay David)是一名经济学家和房地产市场分析师,他扮成一名首置业者与联邦银行一位销售代理在线交流,询问他要买一套价值80万的房子,是否可以贷款80万元?

戴维写道,“我以前没有储蓄,但我父母有房愿意使用资产净值作为担保,你能提供这样的贷款吗?”

对方回复道,“是的,我们绝对可以使用担保人贷款,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案。在悉尼要存下首付真的很难,因为房价太高了,不是吗!:)”
这位LF Economics创始人称这次试探聊天是“冒犯的”,他说所有的银行都一样,但特别点名了联邦和西太银行是“奸商”,他还提供了一个与西太银行销售相类似的聊天记录。

A CBA agent describes a parental guarantee as a ‘great option’.

他说,“现实情况是,在悉尼你有可能享用牛油果面包早餐,还照样能买房,因为你不需要存钱。”

“大家想要知道悉尼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首置业者,他们能买得起房,他们只是使用资产净值而不是现金,因为每个人的房价都在不断上涨。”

周三,官方数据显示,首置业者的住房贷款比例达到5年来的最高水平,在2017年11月升至18%,这也得益于去年7月在新州和维州出台的印花税优惠政策。

戴维表示,房地产市场的现状是“继续利用现有住房未实现的资本收益举债购买另一套房产”。他希望把这个问题留给大家畅所欲言,这会不会是一种庞氏骗局。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的警告声已经此起彼伏,在统计局修正了官方数据后,全国家庭债务收入比首次达到200%。

据《澳大利亚人》报道,在把自管退休基金(SMSF)数据纳入之后,澳洲家庭的债务收入比从194%飙升至200%,家庭债务总额接近2.5万亿元。

戴维表示,最糟糕的情况是,万一加息或突然失业,借款者发现自己无法偿还贷款,他们将失去两套房子,而不是一套。

“他们不仅会失去自己的房子,而且有可能失去父母的房子,”他说,“在那个年龄段的大多数父母,尤其是在悉尼,他们有资产但手头现金却很紧。”

“如果他们动用20万元房产净值,而孩子还不起贷款,银行就会上门要求拿出20万元,他们有吗?他们可能不得不卖掉房子。这就是风险。市场上因此出售的是两套房子,而不是一套。”

戴维表示,对首置业者的刺激措施是否“足以让事情继续运转”,房地产市场是建立在刺激的基础上,而不是一些基本面。

“悉尼的房地产市场在世界最高房价排名占有一席之地,但也是世界上最容易获得贷款置业的地方之一。你可以说,今天发放的贷款很多都偿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