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天,新州发生了几起货车相撞事故,导致5人死亡,10多人受伤。经历这可怕的三天后,关于道路上的货车安全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我从13岁就开始从事货车运输行业,已经从业大概40年了。我是第二代业内资深人士——我的母亲经营了一家很成功的运输公司,我现在是澳洲最大运输和物流公司Toll Group的总经理。以前我在第二大运输公司Linfox也当过总经理。

在这段生涯中,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的生命高于一切。

The scene of the fatal truck crash on the Newell Highway near Dubbo on Tuesday.

在截至2016年的5年里,全国有1000多人死于货车事故。人们对待道路安全的方式,以及我们对货车的监管方式需要彻底变革,而出发点只有一个:确保人们不会在道路上死亡或受伤。

这里有一些建议,也许可以开启运输行业道路安全的变革。

首先,我们需要在整个澳洲实施合理的规则。

为什么在新州货车司机的血液酒精浓度在0.02以下是合法的,而其他州却零容忍?

为什么在北领地有些货车司机的车速可以达到130千米/小时?

开货车是个辛苦的工作。我问你们,有谁可以在办公室连坐5个小时不站起来的?所以,为什么西澳的货车司机每天工作17个小时,都没人吭声,北领地的货车司机每天工作18个小时也是被允许的?

办公室职员不应该每天工作17个小时——那为何我们就觉得体力和脑力工作都很繁重(比如以高达100公里的时速开货车)的人可以工作17个小时?这意味着司机只有最多7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睡觉和做私事。这太荒唐了。

技术可以带来帮助。像Toll和Linfox这样负责任的企业会使用黑盒设备来监控他们的货车和司机。这些黑匣子记录了货车的速度、位置、刹车力和操作时间等细节。如果我们能要求澳洲所有的新卡车都有这些黑匣子,并让警察有权随时随地在路边获取信息,那么这就能增加在事故发生前抓到那些犯错之人的几率。

我们还应该降低更换老旧货车的成本,使更换方式更简单。澳洲的货车太老了。重型卡车的平均年龄是15.7岁。铰接式自卸车的平均年龄是11.9岁。旧卡车需要被更安全、更环保的货车代替,这样可以节省10%的燃油。

目前,用于货车和拖车的安全设备,如自动紧急制动、车道偏离预警系统和电子稳定控制系统,每年可以挽救104人的生命,但这些措施耗时太久,无法成为标准。

每个人似乎都能讲出一个关于疯狂的货车司机超速、借道、整夜开车或嗑药的故事。在这个行业里,有太多关于老板威胁司机的事情,为了按时交货,迫使他们驾驶不安全的车辆,或者在不安全的条件下工作。这些莽夫应该被逐出行业。

我们需要建立国家执照制度,让管理者和司机负责,这样不安全的经营者就不能继续让其他人冒生命危险。

最后,我们还需要审视其他司机对待货车的方式。

 

(本文译自《时代报》 Michael Byrn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