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中国的大型开发商警告说,由于税收和信贷限制,澳大利亚所有住宅房地产市场上的外国买家占比已经暴跌到了极低的水平。

他们表示,外国买家已经下降到只占楼花销售的1%,远远低于两年前的接近40%,因此总住宅市场可能会缩水20%。

全澳各地都加大了对外国买家的处罚—— 南澳在1月1日推出了新的7%附加费——与此同时,银行收紧贷款,中国则实行更多的资本管制,让外国买家一夜间消失无踪。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他们(外国买家)正在严重消失,银行业务的政策,印花税和中国政府的控制已经创造了一场完全的风暴。”碧桂园澳大利亚董事总经理胡国涛(音译,Guotao Hu)说。

这些评论呼应了Meriton的崔古柏夫(Harris Triguboff)上周对《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发表的看法,他说,外国买家的急剧减少已经不光是“糟糕”,而且是“非常糟糕”。

“严重的形势”促使胡先生迅速改变了澳大利亚公司的方向,把重点放在总体规划房屋和土地小区上,这也是中国的专业领域之一。

碧桂园去年完成了澳大利亚最大的外国买家交易之一,以4亿元在墨尔本西区经济快速增长的走廊Wyndham Vale购买了面积达363公顷的为开发土地。

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上市公司N1 Holdings的董事总经理,会说中文的经纪人黄仁和(音译,Ren Hor Wong)说,澳大利亚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说:“很多发展商决定不开工,项目可能已经获得了批准,但没有进行建设,最终也不会向市场供应。而且我们已经在世界上污染了我们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声誉。”

黄先生的公司负责项目营销和为小型开发商提供资金,他表示,预售不足已经阻碍了项目,就连一些达到预售目标的开发商,现在都面临结算问题。

澳大利亚房产理事会(Property Council of Australia)此前曾警告联邦政府不要把外国投资视为负面,因为他们起到了增加本地住房供应的作用。

要更多红毯而非官僚手续

皇冠集团董事总经理苏尼托(Iwan Sunito)说,澳大利亚应该铺开红毯,而不是拿出官僚手续。

“这些针对外国买家的政策是短视的,因为我们需要包括出租房在内的住房。”

“例如,不要停止贷款,把贷款减少50%就好,而提高附加费也是适得其反的,因为从长期来看(如果买家离开的话),它会减少印花税等税收。”

中国开发商Starryland的董事总经理刘昊(音译,Hao Liu)在2014年卖掉了自己在Parramatta Promenade的公寓。他表示:“外国买家的调整是在市场低迷时期出现的,当2014年市场火爆时,政府高兴地允许外国人购买,但当民众抱怨时,他们就提高了税收。许多开发商兴奋地进入市场,但却被困在开发周期中。”

中国人不会在不受欢迎的地方投资

另一位在悉尼开发多个公寓项目的中国大型开发商正设法进入印度尼西亚等亚洲市场,他说:“外国买家不想在一个不欢迎他们的国家投资。”

反正中国买家把钱汇出国的难度都是一样的,他们会宁愿去英国和美国等其他国家,因为那里没有印花税惩罚。

该公司说:“如果澳大利亚想保持一定的平衡,就应该考虑放宽这些政策。”

形势恶化也迫使墨尔本的一些中文房地产平台把注意力转向其他国际市场。某家中文房产平台去年没能把任何墨尔本新公寓卖给外国买家。公司主管说:“如果我没走国际化道路,我的生意就完蛋了。”

不过开发商表示,外国买家还没有完全出走。许多已经转出中国的资本仍然在关注高端货奢华房产,而澳币走软也可能带来优惠。

此外,一些销售中介表示,开发商也没有停止购买土地,为今后市场恢复时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