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开始了访日行程。根据日本媒体之前的报道,这表明日澳两国间关于《军事到访协议》的谈判即将完成,两国在军事领域的合作将更加顺畅。日本媒体的报道很值得玩味,尤其“更加”一词隐含的意味深远。实际上,在作为传统“亚太”替代品出现的“印太”(Indo-Pacific)战略名义下,日本和澳大利亚两国近年来在军事领域的交流合作早已相当频繁。

日本防卫省在其官方网站上对于本国与澳大利亚的军事合作的前景给予了高度评价。在防卫省的描述中:澳大利亚是我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合作伙伴。日澳同为美国的盟友,又同样奉行民主、法制、人权以及资本主义等价值观,因而在安全保障方面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并且日方还重点提出2007年3月发布的《日澳防卫合作共同宣言》是日本第一次和美国以外的国家在安全保障领域进行类似合作,是日澳防卫交流合作的里程碑。时过境迁,当时代表澳方在宣言上签字的总理约翰霍华德这个名字在外界看来大概已经有些陌生,但看到当时日本首相的名字却让人眼前一亮:安倍晋三。结合防卫省对于日澳两国“共同价值观”的溢美之词,安倍“自由与繁荣之弧”的构想或许已经清晰地浮现在世界面前。

安倍在两次执政期间,对于日本在军事领域的发展与对外合作都异乎寻常的重视。虽然目前日本的和平宪法在名义上仍在发挥作用,但安倍一方面通过出台新安保法、“解禁集体自卫权”等在法制上为日本实现重新武装逐渐松绑,另一方面又通过不断增加防卫预算在行动上强化自卫队的作战能力。在日本政府之前批准的2018年预算中,防卫预算已经实现了6连涨。除了增加日本自身的军事实力外,日本尤其是安倍政府也相当注意增进对外的军事合作。对外军事合作一方面有助于提高日本自卫队的战斗力,另一方面恐怕也有获取国际社会对日本军事认同的考虑。在安倍的修宪大业推进到最后一步时,先行展开的军事合作将为其带来一个相对宽松的国际舆论环境。

在这种背景下,自2012年安倍再次出任日本首相以来,日本十分重视在军事领域推动与澳大利亚的合作,日澳两国间关于《军事到访协议》又是其中重要的一环。日澳《军事到访协议》早在2015年就已经提出,2015年11月23日的《朝日新闻》还专门发文指出该协定将把日澳关系提升到“准同盟”的高度。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最终决定在2018年1月18日访问日本并和日方最终确认日澳《军事到访协议》,这是安倍非常愿意看到的结果。

既然日澳进行军事合作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地区和平,那么这种合作就不应是针对第三国的,这样才能消除外界疑虑,真正有助于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遗憾的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自2013年起,日本就在推动与澳大利亚军事合作时,多次提及中国的南海问题以及中国海洋事业的发展,且这种态势一直持续至今。2017年11月1日,日本《朝日新闻》还撰文指出:以日美同盟为基轴,日本与印度和澳大利亚展开合作,其着眼点就是要牵制中国。

中国并无意于干涉包括日澳在内的其他主权国家的外交与军事政策。但是,如果日澳的军事合作是以设定某特定国家为假想敌的前提而展开的,这种合作会就无助于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尤其是日本一方面强调修宪并非意味着要发动战争,另一方面又不断做着“说一套,做一套”的勾当,这样的行为只能进一步加深周边国家对日本的疑虑,质疑其是否真诚反省了侵略战争的历史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