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力挺美国制定新国防战略,后者称俄罗斯和中国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更甚于伊斯兰恐怖主义。专家们指出,华盛顿的这一战略规划是一道分水岭,对地区安全具有潜在的长期影响。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佩恩(Marise Payne)表示,虽然恐怖主义仍然是一个持久的威胁,而且像中国这样的崛起大国完全有权质疑现有的秩序,但澳大利亚与华盛顿拥有相同的战略关切。

佩恩参议员对《周末澳大利亚人报》表示:“美国当然有权自行决定哪些问题与国家安全有关,但是我要指出,澳大利亚也有类似的担忧。”

一周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发表了2018年国防战略,这被澳大利亚战略专家形容为冷战后五角大楼最重要的文件之一。

马蒂斯撰写的这项战略,把俄罗斯和中国称为“修正主义”,意图按照他们的“专制”模式塑造世界。

与这两个国家的竞争将成为华盛顿战略规划的主要焦点,甚至超过十六年前“九一一”恐怖袭击揭开的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长期斗争。

1987年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的作者、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教授迪布(Paul Dibb)说,华盛顿的新学说“非常重要”。迪布教授说:“自从苏联军力达到鼎盛时期的冷战以来,还没有一份防御战略像这次一样清晰明确地用如此强有力的、清楚的语言来指出威胁。”

“我认为,美国和我们自己都没能关注眼前的重点,就好像我们战略前景中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阿富汗、伊拉克、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

前澳大利亚陆军负责人莱希(Peter Leahy)表示,这一加速可能会使美国与该地区的联系更加紧密。但他质疑马蒂斯的中心主张——强大的竞争是比伊斯兰恐怖主义更大的威胁。他说,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军事力量,有很多是防御性的。他说:“我还没有看到中国反对美国的明确意图。

美国研究中心的外交和战略政策主管汤申德(Ashley Townshend)表示,对澳大利亚来说,美国明确重新调整重点“极其重要”。他说:“如果得到落实,与中国的国家间竞争将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个永久的部分,可能会像冷战时期一样。我不认为澳大利亚真的意识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