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街上和Katie Macqueen擦肩而过,你想象不到她生活在慢性疼痛之中。

“这就像你的膀胱里有一个切口,有人把酸淋上去,再把指甲伸进去,”她说道。

据澳广公司报道,31岁的她经常因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虚弱作用而卧床不起。这种病就是子宫内膜的细胞长在了身体其他地方。

Macqueen是靠混合了Nurofen Plus或Panadeine Forte的可待因的镇静药物度过最痛苦的日子。

她不知道下周四这些药物从药房下架后该怎么办。

2月1日期,这些药物只能通过医生处方购买。

“疼起来的时候,我没法在候诊室坐几个小时等着开药,我需要立刻得到帮助,”她说道。

Macqueen还是一位电影制片人,曾经制作过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女性相关的纪录片。

Katie Macqueen looks out at Sydney Harbour

她最担心的是弱势的女性,因为新规实行后,她们会难以获得缓解疼痛的药物。

“我听说很多女性出去囤可待因了,”她说道,“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专家组呼吁打击可待因

联邦政府此前表示,政府决定让药房下架可待因,是因为一个专家组认为这是保护公众的最好方式。

据估算,60万名澳人滥用非处方可待因药物,每年有多达100人因服用过量和滥用而死亡。

数据还 ,最近几年,这样的问题一直在恶化,2015年的数据显示,因可待因过瘾而去诊所寻求帮助的澳人增加了三倍。

澳洲首席医疗官Brendan Murphy表示,可待因本身是有害的,而且是一种会上瘾的类鸦片物质,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有些可待因上瘾的人可以服下一整包Panadeine Forte或Nurofen Plus。”

Graphic illustration showing liver, gut and pills

“这等于服下大剂量的布洛芬,可能导致肠道大出血和损伤,同样,大剂量的扑热息痛可能造成肝损伤,”他说道。

他表示,非处方药物里的低剂量可待因无法起到多少缓解疼痛的作用。“因此它们的效果不是很好,但很危险。”

政府希望,这样的调整不会惩罚患有慢性疼痛的人,而是迫使他们找药剂师或全科医生探讨其他替代品。

Murphy教授表示,下周四起,医生们可能不太会为低剂量可待因开处方了,因为有证据显示,这样的药效果不太好。“全科医生们希望可以帮助长期滥用低剂量可待因药物的人更好地控制疼痛,更好地治疗偏头痛,更好地治疗背痛等等。”

一开始,全国各地的药剂师不服政府的决定。他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从小包装到贴警示语都有。

Pharmacy Guild主席George Tambassis表示,他们还在全国70%的药房安装了一套电脑系统来实时追踪可待因的销售。两年以来,可待因销量下降了10%。

他在药房上班时,见证了这个项目帮忙检测出滥用这类药物的病人,然后让他们去找全科医生或止痛专家。

虽然该组织找政府游说过,但政府还是坚定要下架那些药物。

Tambassis表示,这意味着他们的系统将于下周四关掉,想买药的病人可能面临风险。

他希望政府迅速在医生的办公室安装实时处方系统,适用于所有成瘾药物。很多州都还没有安装,因为需要额外资金。

政府的决定反映出医学界正在尝试以不同的方式对待疼痛。他们已经意识到用止痛药治疗疼痛并不能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可能需要采取全身管理的办法。

此外,他们也承认,有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会导致慢性疼痛。虽然并非每个病人都这样,但抑郁的情绪会导致疼痛恶化,健康的情绪有助于维持健康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