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的尼尔(Jessica Neal)发现自己可以去澳洲国立大学学习,在澳洲首都堪培拉生活时,她感到很兴奋。

据《堪培拉时报》报道,尼尔没有预料到的是,澳洲首都领地的房租涨得太厉害,她得睡别人家沙发才能有片瓦遮身。

在房租上涨、公务员涌入、国防军新兵进入城镇,以及一年之中比较繁忙的时期这些因素的综合影响下,数百名学生排长队到处看房,却租不起首都的房。尼尔就是其中一个。

Student Jessica Neal is struggling to find a place to live because of an influx of people looking as well. Photo: Dion ...

Domain的数据显示,短短一年内,在堪培拉租一栋住宅的成本就飙升了8%,仅次于达尔文和悉尼。堪培拉的公寓租金仅次于悉尼。在堪培拉租一套公寓的周租中位价是430元,低于悉尼的545元。

2016年,尼尔从昆州的法学学位转入澳洲国立大学攻读法律博士(Juris Doctor)项目。

她和别人合租了一年,但因房东要卖房,被迫重新找房。下周五租约到期的尼尔说,无法续签租约之后,她就在疯狂找个地方住。

“两周前,我们才知道房东要卖房,决定腾空房子。这导致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来找新的地方住,”她说道。

她说,她的态度很好,也有朋友愿意让她睡沙发,把东西放他们车库里,但她头上就跟顶着一枚定时炸弹似的,逼着她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住的地方。

Student Jessica Neal is struggling to find a place to live because of an influx of people looking in Canberra.

LJ Hooker执行物业经理韦弗(Susie Weaver)表示,从往年的经验来看,这时候都是一年之中房屋租赁最繁忙的时候。

“在堪培拉租房住的主要是国防军人公务员、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学生,而且,他们的就业合同与学习都在差不多同样的时间开始,”韦弗说道。

她表示,学生比较难进入租赁市场。“他们通常想找较大的房子来合租,机会就变少了,因为内城区没有多少较大的房子。”

尼尔说,重回租房市场是很痛苦的事,而且又是在1月和2月,压力就更大了。“一年中的这个时候特别难找房,因为有那么多人搬到堪培拉来开始上班,他们租得起比较好的房子。”

她说,她很绝望,以至于在考虑寻找帮人看房的工作了。“我还了解了一下存东西的行情,看要花多少钱。”

尼尔说,她最近一次看房是在内北区,排了10分钟队才匆匆看了一栋房子,因为看房的人很多。

留学生阿哈默德(Taneesh Raj Ahmad)将在2月第一周从印度来澳,在澳洲国立大学攻读金融学硕士课程。

他说,过去两个月内,他一直在找住的地方,但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堪培拉好贵,但我觉得澳洲的生活成本都很高,是我自己选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