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姬·莫纳汉(Nicky Monahan)是澳大利亚在租期结束时拿不回租房押金的三分之一房客之一。

45岁的妮姬在昆州Bundaberg附近租了18个月。她说:“当我搬进房子时,房子没有被清理干净,我们必须在搬家之前先清理房子。”在妮姬和伴侣搬进来之前,房子已经空了大约一年。

去年年初她搬出去的时候,妮姬和两名家庭成员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她说:“你肯定不能忽视清洁工作。房产中介过来看过之后说:一切都很好,我肯定能拿回押金。”

依靠残障年金和租金补助生活的妮姬总是按时支付租金,甚至还得到房产中介写的推荐信。

“可等我搬出去之后,一切都变了。”妮姬说,房东非但不肯退还押金,还希望她额外支付1900元,好把这栋3卧室住宅的室内全部粉刷一遍。

现在,妮姬仍在与房产中介讨论她的押金问题。她说,至于那1900元,“我是不会付的,他们有本事就去告我吧”。

普遍经历

根据比价网站Finder对1100多名租户的调查,三分之一的租房者在租期结束时损失了全部或部分押金。而妮姬并不是唯一一个感到难以拿回押金的人——在押金被扣的人中,有五分之三认为这是毫无道理的。

年轻租户更有可能失去部分或全部押金,18-24岁租户中有将近五分之二表示损失了部分或全部押金。

澳大利亚租房者获得的权利和保障比其他许多发达国家要少,由于住房所有率下降,租户的数量在增加,返还押金可能成为一个更具政治敏感性的问题。

在维州,如果周租在300元或以下,那么押金不得超过一个月的房租。但如果周租超过350元,房东可以收取一个月以上的房租作为押金。

在新州,押金不得超过四周的租金。

去年,在线家居服务UrbanYou对押金数据的分析发现,房东扣留押金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清洁成本。

2016年新州和维州损失了部分或全部押金的租房者中,UrbanYou估计约四分之一是因为房东或中介声称他们离开时房子处于混乱或肮脏的状态。

UrbanYou联合创始人奇力(Elke Keeley)说,有些租房者确实走得太赶,没有留下足够的时间进行清理。“但多数情况下,是房东找借口扣留部分押金,我们发现很多房客因为一些琐碎的问题遭到纠缠。”

争议很少

悉尼Newtown的Raine&Horne董事希尔(Gerard Hill)说,很多时候,只退部分押金是因为房客拖欠了几天租金,所以他们就让房东直接从押金里扣。有时是因为租户来不及清理房子,希望中介代劳,然后用押金付账。

希尔说,根据他的经验,有争议的押金案例是很少的。他的代理机构管理大约1500套物业,每月可能只有2次押金纠纷。而纠纷主要是关于损害,特别是抛光地板和墙壁的不正常磨损和清洁痕迹。

拿回押金

维州租户联盟(Tenants Victoria)的联络官员拉萨尔(Devon LaSalle)说,有时,房客之所以没有对房东扣留押金的做法提出异议,是因为他们需要一封好的介绍信。这对于确保下一次租房顺利非常重要。“而且只要一想到必须去找维州的民事和行政法庭索赔,人们就打退堂鼓了。”

至于损失部分或全部押金的年轻人比例较高,她认为他们可能不了解自己的权利,或保持房屋整洁的义务。

此外,她也表示,一些留学生退租后就直接回国了,所以也不会对押金提出异议。

新州的租房政策资深官员卡奇(Ned Cutcher)建议房客在入住和搬走时分别拍下带有日期戳印的房子照片,以便在日后因为押金发生纠纷时,有据可查。

拉萨尔建议保留与中介和房东的讨论记录,以及电子邮件往来的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