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残疾人囚犯公开揭露了他们在监狱里遭遇的可怕经历,他们不但被性侵,每天被关在狭小的牢房里长达22个小时

在澳大利亚,残疾人几乎占到监狱人口的50%。

几乎所有在人权观察报告中提到的残疾人囚犯都被单独监禁,他们被关在一个小牢房里,每天长达22个小时,不能与任何外界接触。

一名希望被叫做皮特的残疾犯人说,他在少年惩戒中心被其他14岁的犯人性侵和殴打。

他说,“刚开始是身体侵犯,再到心理,最后到性侵,我的自尊已经完全丧失。”

他说,他的智力缺陷、抑郁和焦虑使他成为被袭击的目标。

The report found prisoners with disabilities are often neglected because of staff shortages, a lack of training and resources

“他们往往会不断地推你,他们认为你不是个正常人。”皮特说道。

当他20岁的时候,他转到了一个成人监狱,还是被他人虐待。他说,“我被毒打时,没人施以援手。”

一名西澳囚犯说,他被迫穿着纸尿裤,因为他的轮椅不能进入监狱的浴室或厕所。

“我每天都得穿着纸尿裤,我觉得自己不像一个男人,我的尊严荡然无存。”他说。

一个原住民囚犯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他不得不在瓶子里小便。

A disabled prisoner who wished to be known as Pete said he was sexually abused and beaten by other inmates aged 14 while in a juvenile correction centre

人权观察周二发布了一份新的报告,题为“我需要帮助,而不是被惩罚”,报告详细描述了在澳大利亚监狱残疾人所面临的恶劣条件。

研究人员采访了275人,其中包括136名来自西澳、昆州和新州刚刚或最近才被释放的残疾人囚犯。

报告发现,由于工作人员短缺、缺乏培训和资源,残疾人囚犯经常被忽视。

报告援引西澳监狱一位精神病护士的原话称,“残疾人在较大的监狱容易迷路,如果你不尖叫或用脚踹,如果人们忽视你的残疾人身份,你根本就不会引人注目。”

这也引发了人们对残疾人囚犯被单独监禁的担忧,因为这种情况他们要么是有不良行为或精神疾病发作而导致的惩罚。

Disabled prisoners routinely face sexual and physical abuse in prisons, including being locked up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在一个案例中,研究人员说,一个有残疾的女性囚犯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永久照明、四壁包有垫子的监禁室整整一个月。

一位研究监狱项目的昆州心理学家称,做出单独监禁的决定从道德上讲最具挑战性。

“一位囚犯有自杀的想法,你把他单独囚禁,里面除了四壁,就只剩下他们的思想了。”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make up almost 50 per cent of the prison population in Australia

报告说,有证据表明,残疾人囚犯面临越来越多的欺凌、骚扰、身体暴力和性虐待。一个有认知障碍的囚犯告诉研究人员,“我被其他囚犯性侵……我知道至少有一个人强奸了我,但我那时好像昏过去了。”
报告发现,狱警有时也是施虐者。

一名女囚犯说,“当你一个人在劳改的时候,他们会抓住你,摸你的胸部,屁股,或者把手放在你的腰上,或者他们会说一些愚蠢的话,比如你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一定欲火中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