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3岁的孩子从学前班回家,嘴里不停念叨着中文单词、短语,甚至哼唱着中文歌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不过是小孩子的胡言乱语。直到有天晚上,我们出去吃饭,一位朋友指出:“你知道她在用普通话从1数到10,对吧?”

在香港,家长们喜欢让孩子从很小的年纪就开始上学,因为这里的竞争非常激烈,他们相信教育是成功的关键。

所以,我女儿才2岁半就已经开始在一个有全职英文老师和全职普通话老师的班上就读了。

在家长会上,我女儿的普通话老师尝试用普通话向我解释艾娃(Ava)取得的进步。我知道自己也得加把劲了,所以我参加了一个在线普通话培训班

说来也巧,一年之内,我们就搬到了中国中部,与香港不同,这里很少有人说英文。

我丈夫在酒店业工作,所以我们根本没办法在一个地方长居。我们在香港待了4年,然后在中国西北的西安待了两年半。

现在我们回到了悉尼,令我惊讶的是,尽管普通话是世界上最常用的语言(有超过10亿人使用),但依然只有少数澳大利亚学校教授它。

澳大利亚或许自称为世界上文化最多元的国家之一,但许多小学都没有开设第二语言课程。

即使有些学校开了外语课,通常也只教法语、德语、印度尼西亚语或西班牙语;在我女儿的学校,教的是意大利语(可以理解,毕竟我们这个区意大利人特别多)。

但研究会告诉你,在任何年龄学习任何语言都是有益的,而让孩子学习一门外语,几乎应该成为一种仪式。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学习外语可以提供未来职业选择的竞争优势,提高听力技能和记忆力,并增强对母语的了解。多语言的人,特别是儿童,擅长在两种语言、写作和结构系统之间切换。

根据麦觉理大学多文化社会读写能力高级讲师莫罗尼博士(Robyn Moloney)的说法:“在学习第二语言后,后续的语言会更容易——因为学习者可以更快识别出模式。”

所以无论我现在6岁的孩子学习哪种语言,我都很高兴。但是,我们仍然保持着对普通话的学习。为了她,也为了我自己。

2017年,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到2020年,来澳旅行的中国游客预计每年将为国民经济贡献130亿元。

想想看:目前中国14亿人中只有6%拥有护照。随着富裕阶层不断增加,就算你不是一名数学家,也能轻易算出未来会发生什么。仍有数亿中国人从未出国旅行过。

格里菲斯大学的名誉教授、澳大利亚汉学家麦克拉斯(Colin Mackerras)在澳中关系研究所的一次“对谈”中表示,了解中国文化和语言应该被视为一种资产。“中国有一个新兴的中产阶级,这将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我认为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所以,为什么要拒绝在中小学教授普通话呢?就连联邦政府都说我们应该“促进,保护中小学的中文教学,甚至把它视为优先”。

日前,伦敦《泰晤士报》的头版刊载了一篇头条新闻《你好!这所英国学校半天教中文》。内容说的是英国家长希望孩子们从学前班就开始学习中文,“赢在起跑在线”。

有据可查的是,人在小时候学习更容易学习新语言。马里兰大学研究第二语言习得的德凯瑟教会搜(Robert DeKeyser)认为,人在六岁之前可以毫不费力地吸收新语言,之后这种能力便开始下降。

所以,虽然我的小人儿有时会抱怨“又是中文课”,但我决定尽一切力量让她“赢在起跑线”。

 

本文译自《时代报》Sky News主持人兼记者Nicole Webb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