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站在超市的自助结账处,我被现代消费者所面临的一个悖论所震惊。

一方面,我们被鼓励购买那些节省时间的产品,比如洗碗机和在线点餐。

但与此同时,商家也在说服我们把时间花在那些他们曾经为我们做过的事情上——比如自助结账。

Illustration: Jim Pavlidis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消费者被说服自己提供劳动力,以促进新的商业模式发展,并帮助企业提高利润。

最精明的创新者也许是宜家。这个瑞典家具品牌已经说服了几代消费者购买平板包装(flatpacks)的家具,然后自己花时间在家里组装。

我最近和家人一起组装宜家的折叠床,包装里有一本28页的小册子。我算了下,如果有人支付给我们最低工资来组装的话,那么我们付出的劳动力至少值120元。

Self checkouts are just one way we give our time to help companies increase their bottom line.

行为经济学分析了现实生活中的人类行为如何影响经济决策。其中一个发现是,消费者倾向于低估自己的时间。

尽管人们老是说自己“没时间”,但事实证明,我们往往愿意免费提供时间。

行为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最新得主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在圣诞节前夕发表获奖感言时,强调了人们在做出经济决策时可能犯的错误。

A pioneering behavioural economist: Richard Thaler, Nobel prize laureate in 2017.

他说,人类并非经济学课本中所描述的那种精于计算、超理性的“经济人”,而是心不在焉、拖沓、出了名地过度自信。

这里你还可以增加一条:低估自己的时间。

这是一个以各种奇怪方式呈现的特点。比如,愿意走很远的路去更便宜的停车位,或者是愿意长途跋涉去便宜点的加油站加油。我严重低估了自己组装宜家折叠床所花的大量时间,也是个例子。

低估我们自己的时间这种倾向造成了各种各样的反常现象,并导致我们组织经济生活的效率低下。

随着新的数字技术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和交流方式,问题可能会更严重。

这是因为我们低估时间的倾向到头来折磨的是工薪族和消费者。

澳洲研究所未来就业中心主任、经济学家吉姆·斯坦福(Jim Stanford)说,当人们低估自己的时间时,公司(甚至政府)就会更容易地获得免费服务——无论是无偿加班还是被困在一份工作上。

“我们组织社会的方式往往会欺骗很多人,让他们以为自己的时间是免费的,”斯坦福说。

“我们越是忽视自己时间的价值,雇主和政府就越容易窃取它。”

当然,员工和老板对工作中使用时间的问题的争论由来已久。工会试图限制工作时间和规范雇佣关系。雇主们则在努力制定行业规则,从最低的劳动力成本中得到最高的产出。

学者哈尔•赫什菲尔德(Hal Hershfield)、凯西•莫吉尔纳•福尔摩斯(Cassie Mogilner Holmes)和尤里•巴尔内亚(Uri Barnea)最近的一项研究凸显了人们对自己的时间做出判断的困难。

他们询问了大约4000名年龄、收入、工作和婚姻状况各异的美国人,他们是想要更多的钱还是更多的时间。约三分之二的人说他们想要更多钱。但研究人员也要求受访者说出他们的幸福程度和生活满意度。结果表明,相比那些选择了更多钱的人,选择要更多时间的人更幸福,对生活更满意。

所以结果是什么?我们的幸福感与我们对时间的价值观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本文摘译自《悉尼晨锋报》 Matt Wad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