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于前姬拉蒂工党政府开始的超严格福利金打击措施,约60%的残障年金(DSP)申请人遭到拒绝。

目前全澳约有76万人正在领取残障年金,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支出昂贵的福利金之一,每年给联邦造成163亿元的成本。

但在过去十年中,新申领者的人数大幅下降,从上个财年的89,000下降到不到32,000。

据国会预算办公室(PBO)称,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联邦政府有望在未来10年内节省48亿元。

PBO将这一下降归因于2012年工党政府对资格标准和新的工作能力评估进行的改革,该标准测试申领人是否有能力从事任何工作,而不只是简单地看看他们的医疗诊断书。

这导致了“结构性突破”,加上联盟党对医生评估标准的改变,使新的申请者更加难以符合条件。

根据这些变化,一个人必须证明自己有永久性的残疾,无法每周工作15小时以上。

尽管代际变革和就业市场对福利金的发放率有很大影响,但该报告清楚地表明,政策变化已经推动了残障年金申领者大幅下降。

残障年金申领人数的年度变化

在全球金融危机高峰期间,残障年金的申领者增加了近9万,但自从工党在2012年实施改革之后,这一数字急剧下降。

但那些未能获得残障年金的人最有可能领到低得多的找工津贴(Newstart),每两周540元,而残障年金是每两周815元。

心理障碍飙升

残障年金的大多数领取者年龄介于40-60岁之间,并且往往会一直依赖这项福利金,直到他们可以领取老年金,或者死亡。

很少有人因不合标准而被剥夺残障年金。

大约有7万名残障年金领取者每年接受资格审查,但只有大约5%的人会被剥夺福利金。

在2000年代中期,老年金领取年龄的增加,导致很多女性只能改领残障年金,而因为多年来的辛苦工作而出现肢体残疾的50多岁男性领取人数也大幅增加。

但随着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领取者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越来越多40岁以下患有心理障碍的男性开始领取残障年金。鉴于大多数人要一直领取残障年金到65岁左右,报告指出,这种“变化趋势”可能会造成较长期的预算问题。

报告称,“这一结构性变化可能导致残障年金支出的长期增长,因为领取者的总人数将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