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tock image of a hand painted with an Australian flag reaching out to hand with an American flag

澳大利亚将于本周派出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政商代表团前往美国。悉尼大学教授西蒙·杰克曼分析说,自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澳大利亚就开始对澳美关系”加倍下注”。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将在周五访问华盛顿,与特朗普总统举行第四次会晤。与特恩布尔随行的包括四位州长、其它地方领导人,以及20名澳洲最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尽管特恩布尔总理与特朗普总统的会晤将主导媒体报道及官方通报,但此次会晤恰逢由美国50个州领导人组成的全国州长协会举行冬季会议。州长协会将为来自澳洲的州长举行接待和对话活动。

这种充满活力和高层次的接触活动是澳洲政府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管理与美国关系战略的一部分。 下面有三个关键领域值得关注:

平衡”美国优先”和中国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澳洲人的惊喜很快让位于焦虑。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特别是在贸易和国家安全方面,是否会使澳洲在亚太地区的贸易和安全关系复杂化?

澳洲与中国和其它经济体之间的贸易顺差无疑有助其经济在逾25年的时间内持续无衰退。不过,与此同时,美国在亚太保持着自由的秩序,使华盛顿成为澳洲最重要的军事盟友。

美澳安保联盟几十年来一直是堪培拉防务战略的基石。 澳洲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自一战以来与美国并肩作战的国家。

澳洲也是美国主导的”五眼”情报联盟的成员国,该联盟是全球最全面的情报分享安排之一。作为美澳关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在公众视角之外运作,但这对两国和自由规则秩序来说都有巨大的价值。

Donald Trump and Malcolm Turnbull stand in front their nations' flags during a meeting in 2017

平衡澳大利亚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是澳洲战略思想和外交政策中最紧迫的问题。澳洲参与的几乎所有国际活动都得透过镜头过滤一遍。

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优先”思想导致美中关系恶化,澳洲陷入困境,而这正是澳洲外交政策试图要避免的结果。

新的参与形式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不久,媒体披露了特朗普与特恩布尔首次通话的细节,这明显提醒说,澳洲与新的美国总统,也许与整个美国政府的关系将与过去不同。

特朗普履行竞选承诺并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点毫不令人意外,反而强化了澳洲维护与美密切关系的决心。

针对特朗普执政后的美国,澳大利亚必须在对美关系上运用才智,下大功夫,采取主动,并在印太地区大国适应特朗普政府的”新常态”时展现出领导才能。

澳大利亚驻美国大使乔·霍基已悄然提升了过去特朗普竞选顾问眼中的澳洲国家形象,这一投资继续为澳洲带来红利。

以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为主的澳洲部长级官员已对美国进行了多次访问。至少从表面上看,没有迹象表明澳洲与美国之间在防务、情报和执法方面运作密集的深度合作并非一切如常。

澳洲与美国的接触一直是以美国有许多权力中心为前提:国会、武装部队、官僚机构、国家和商界。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澳洲开始重新关注这些权力中心。

在认识到这种关系超出军事联盟之后,澳洲政坛上至总理的领导人现在均认为,美国是澳洲最重要的经济伙伴,也就是承认澳美两国之间存在巨大的投资联系,但澳洲并非美国最重要的盟友。

美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外国投资国。这对澳大利亚建立技术、工业和金融能力来与亚洲邻国积累贸易顺差至关重要。A US $5 note sits on top of a stack of Australian currency

反过来,美国是澳洲海外投资的单一最大目的地。美澳两国累计双向投资价值超过1.4万亿澳元(8000亿英镑; 1.1万亿美元),与澳洲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相当。

“这是经济问题”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本周在访问华盛顿期间,预料防务问题将在”可公布”事项中占据突出位置,可能提升驻扎在达尔文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人数。

事实上,今年澳洲官方信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提醒美国人,澳美两国在全球各地战场上共同牺牲和互为”伙伴”已有百年历史。

然而,与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安全关系同样重要的是,本周美国州长和澳洲州长的互动主要也是关注美澳两国强大的经济联系。

美国全国州长协会会长是内华达州州长布萊恩·桑多瓦,他曾在2016年访问澳洲。在访问期间,澳方向桑多瓦展示了公私合作伙伴关系项目如何完成早已逾期的基础设施建设。

曾任澳洲财长的霍基制定了联邦政府的资助模式来帮助启动公私合作伙伴关系项目;他本周在华盛顿的其中一个议程,就是帮助澳洲向美国出口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模式。

澳洲公司在基础设施融资和管理方面领先全球,这些公司包括麦格理集团、联盛集团、澳洲环城公路管理公司和基建投资公司IFM。

澳大利亚人很少有人知道知道澳洲退休储蓄基金是世界第四大养老基金,美国人知道这点的就更少了。

因此,澳大利亚本周在华盛顿的部分议程不仅是出口政策模式,而且还为这一资本池创造投资机会(这些资金太多,不能留在澳洲)。对渴望兴建新的基础设施的美国而言,这些资金将在日益增长的美国经济中寻求收益和多样化。

本周聚焦澳美关系的经济层面有助于了解澳洲对澳美关系”加倍下注”的战略。


西蒙·杰克曼是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首席执行官。